怎么这么慢啊!

这主机太坑爹了!在美国打开都这么慢。。我从登入博客到开始写,至少要等一分钟。

最近看到校内上各种分享“凌潇肃在围脖上公开承认有小三”。看到很多人发出的愤慨,我发现自己受不了了,简直没法相信爱情了。

好了,正经地说,我只知道他们在什么都没有的时候结婚,到了现在7年,都成了名人,却还是分开了。原因是第三者。

这些都是私事,是家事,到底内情怎样,也都不得而知。我反正认为结婚和离婚,都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事情。结婚一定是充满了欣喜激动,也或许有点点的不甘心;离婚一定是气愤伤心,也或许有点点的不舍得。不管怎么样,我们只能看到凌某某有了新女人,姚某被甩这个结论。中间谁对谁对,孰是孰非,也就只有当事人明白。我们也没必要去认定谁对谁错,没必要去为谁打抱不平。我认为,我相信“善恶到头终有报”,如果真的能区分出“善”和“恶”的话。

有一个寓言我觉得很有意思,大概是这样的:

有只猴子 肚子被树枝划破 于是他见到一个猴子朋友便把肚子的伤给别人看 别人都很同情他 安慰他 他见到每一个朋友都这么做 最后伤口感染死掉了

不知道现在姚某对凌某某是种什么感情。我是认为,仇恨是最没有意义的感情,只是对自己的折磨。要么就豁达的接受过去,要么。。。就直接弄死他好了。。。要是恨一个人仅仅停留在心里,那只会是自己的负担而已。其实真的没有什么熬不过去的痛苦,很多痛苦不是痛苦本身,而是对痛苦的痛苦。分手也好,在一起也好,想到曾经快乐的拥有,就没有理由再去记恨对方。

昨天,今天,明天。昨天是回忆,证明着自己的存在;今天是现实,好好的享受;明天是将来,谁知道呢?

自己以前也爱想不开,也记恨,到现在感觉豁达的多了。不过我依然是算占有欲比较强的人,还不能做到真正的包容。其实我最向往的境界就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当然,这不是属于我这个年龄可以有的东西,我也只是希望她可以早点到来而已。

棒子

故事要从星期一说起。

星期一上完英语写作课,和那个跟我一节课的棒子边走边聊了一会儿。 他们来自沿海的某个城市,名字我也听不懂。可惜说到韩国,我也只知道首尔和釜山。后来走了一会儿,又碰到一个棒子姑娘,就互相寒暄了一下。 姑娘长得很一般, 身材感觉胖了点, 其实也不叫胖了点, 只是我比较喜欢瘦点的。她有一个很有湿意的英文名字: April。跟她说话也觉得蛮有意思的,虽然是用英文,但是不会感觉很生疏。

说到这中途插一句, 我觉得虽然韩语和日语都来源于中文。但是实际上我觉得在音调上, 韩文和日文都比中文要丰富得多。 感觉中国文字是博大精深,但是大家说话语气语调都很平淡,而日语和韩语在语音语调上就要丰富得多。以前看AV,觉得里面女主角完全是在演,正常人怎么可能发出那种语调。但是后来去了趟日本,发现在普通的人,说话也是那种语调,我才知道是自己孤陋寡闻了。

今天去打羽毛球,正好碰到April也在,还有几个平时都一起的棒子,就跟她打了个招呼。结果一会儿他们就走了,留下两个棒子跟我们打。打了一会儿,那个男棒子过来问我:Can you speak Chinese?我当时愣了一下,想棒子问我这个干嘛。就给他说我就是Chinese,结果,结果,结果他指着另外一个人问我说:“那边那个人是中国人吗?”,直接就把我打倒了!靠,棒子会说中文!然后我又问他:“你是韩国人吗?”,他居然说:“不是!”。又把我打倒了!天天和韩国妹子在一起的人居然不是韩国人。我就只有问他:“你是中国人啊?”,他又说:“不是。我是台湾人。”传说中只有中国人认为台湾是中国,终于又再次赤裸裸的被证明了。

想起来真是悲剧啊。台湾人宁愿和棒子一起,都不是和大陆的混。不过和他聊了一会儿,倒也没觉得在这方面有什么好值得争论的。我倒也觉得台湾是大陆也好,是台湾也好,也不影响我们两岸人民的友谊。另外打羽毛球的还有一个香港人,不过她算是ABC,好像不会说普通话,但是能说广东话,而且还能写出她自己的中文名字。不知道她是能读写中文呢,还是只学了写自己的名字。不过这点已经很让我感动了,很多ABC父母是从大陆过去的,现在连中文都不会说。和他们在一起讨论了很多港台电影,明星,还是很有意思的。

在美国就算是这点好,全球各地的人都有。能和不同文化的人交流,真的是非常有意思。本来最近事儿多,有点烦,结果一下心情就好了。

不过其实还是有点忧伤,因为依然没有认识一个日本妹子。

2011-2-20

又是流水帐, 最近流水帐都快流不出水来了。

好好一个周末,被我爸叫去盖房子了。 院子里面打算建一个小木屋, 材料都买了快一年了, 现在正是开建。 总的来说就是累了2天, 修了大概一半, 真是累死了。哥这么年轻, 还没有到对Home improvement这种事情感兴趣的年龄, 真是无聊死了。

下周新版的Macbook Pro就要出了, 希望不要因为买了air而后悔。。。

今天在锯木头的时候,我爸说到我爷爷做这些很厉害。 我爷爷以前当过木匠, 小时候就有印象, 我爷爷总是喜欢用木头做一些东西。 家里面放鞋子的那个柜子,就是爷爷自己做的。 还有一些椅子, 一把拐杖都是他闲的时候做的。 昨天做梦又梦见了爷爷。

星期六在家请了一些能吃辣的人来吃火锅,总算是来这边认识了第一个美女,是个成都妹子。

要求真高啊

情人节还是谈谈感情的话题。

前几天还说有些人找对象要求太高了,现在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才是要求最高的。

我一直认为我不喜欢单纯的女生。因为首先我就很反感“单纯”这个词。我一直认为“单纯”只是“无知”的同义词而已,因为无知才会无欲,因为无欲才会单纯。这种“单纯”可能完全禁不起考验,等真正面对诱惑,单纯很可能就瞬间土崩瓦解。真正我定义的单纯,是了解了诱惑,体验过诱惑,知道自己能把握住诱惑的人。所以每次我遇到“单纯”的女生,我就觉得很讨厌。反而这种“单纯”,让我觉得是一种“虚伪”,让我想“拆穿”。但是实际上,如果我改变了她的观念,让她变成了我心中的那种单纯,我觉得我肯定又会怀念以前那种。总之,就是这么矛盾。可惜我还没有机会真正改变过谁,不过我总是希望对方能理解我的想法,朝我希望的改变。我可能就是太爱输出价值观,比如我现在写这些,就又是在输出价值观。这样不好,可能也是导致我老是要分手的一个重要原因,两个人在一起,就应该要做到“求同存异”。

很多甜言蜜语像什么“我们要一直在一起,永远不分开”这种话不是说明一个人多么多么有信心,不能说明他有多么多么爱你,只是反映出他的无知而已。反而如果一个人,明明知道你们会分开,还是愿意跟你在一起,这才是真正的爱情。

英语写作课上有一篇文章,我认为很有意思。大致是说:现在离婚率高的原因是“家庭”这个观念不适用于现今社会。当初家庭的形成,是因为生产力不足,必须要有人与人之间绝对密切的合作,才能共同生存。而现在的婚姻或者是家庭伦理,都是当初的产物。现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境界,人类并不太需要类似的结合,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离婚。

可能从这个角度来探讨家庭太过理性了。总之我认为,如今要是凭着“感情”来建立家庭,就太不可靠,特别是在现在的情况下,有钱的男人,怎么靠的住呢?不知道女同胞们是怎么想的,至少我是认为,一个有钱的男人,面临诱惑,几乎没有可以抵挡的理由。想象一下,如果28岁结婚,到了45岁,该有的都有了。面对年轻貌美的女人来诱惑,难道就真甘愿放弃,回家睡那个睡了17年的老婆? 反正我觉得我做不到。《手机》里面,张国立那句话简直是道出了所有中年男子的心声:“20多年都睡在一张床上,确实有点审美疲劳”。

总的来说,我自己也是要求太高了,才找不到合适的。不过还好,作为男生没什么可着急的。好好学习吧。

好了,今天情人节。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2月12日流水帐

今天我们5人组团,去了趟孟菲斯。

起因是这样的,一个人要买车,叫我送他去。然后他女朋友肯定是同行的,再拉一个专业看车的哥们儿,再拉了一个顺道去孟菲斯打酱油的。

本来同学是想买$9000左右的nissan altima或者honda accord, 结果他看中的都被买到了。又去网上查了半天,居然查到一辆03年的Audi A6 quattro,无事故,开了95K mile(160K 公里)才卖$8800。

最后又看了半天,没啥问题,就果断买了。砍了价最后$8500就给开出去了!太虎了,虽然我不太懂车,不过怎么A6也是30W+ RMB的价格吧。虽然有点老,但德国车的品质肯定是没问题的。 同等品质的accord说不定都不止这个价。真是太划算了。

另外,在二手车交易市场,真是眼花撩连啊,各种车。。连我这个平时从来不研究车的人都受不了了。现在我开的我爸的98年的卡罗拉,已经140K mile了(230K 公里), 估计要么连我一起被撞烂,要么开两年就直接开进报废所了, 至少现在我还没有买车的打算。 话说日本车可真厉害, 稍微保养下, 日本车都能开到200K mile(320K 公里)不用大修。 按照美国人的开法, 也就是开个10-15年不用大修。 按照中国人的开法, 估计开个20年都没问题。

虽然我不怎么研究车, 不过我觉得要是能买辆BMW X5还是很霸气的,一定是泡妹妹必备良品啊!当然这个太不现实了,今天看辆08年的X5,大概开了50K mile都卖快40000。 还有稍微现实点的,就是infiniti的G35。不知道为什么,G35二手车特别多,大概能在$14000-$16000左右买到品质比较好的。

唉,说道这里又忧伤了。木有钱啊,在二手车市场都买不到什么。。。。

今天来回开了381mile,早上8点出门,晚上12点到家,算是功德圆满累死了。洗洗睡了。

乐趣

最近一直都觉得没有乐趣。

怎么说呢,也有很多有乐趣的得时候,不过这种乐趣很快也会被将来的一些烦恼掩盖掉了,以至于要不停得想着烦恼,没法享受乐趣。

举个例子,比如我想到下周一要交写作,我这周所有乐趣都没了。因为享受乐趣得时候,也要想到这个烦恼。

估计还是自己不太适应的原因。这种感觉以前也有过,大概也是阶段性的。现在别人一般也爱问我,来这里适应了没有,这个问题还真难回答。我觉得还算比较适应了,因为生活也很有规律,平时也很习惯这种生活方式。但总的来说,交流确实还是一个很大很大的问题,这也算是一个很不适应的地方吧。

记得初一的时候,有段时间特别压抑。对于初一压抑,我最记得三个时间段。一个是每天吃完晚饭回教室等待晚自习的时候;一个是晚上上床睡觉的时候;一个是早上起床的时候。 尤其是第三个,让我非常难受。到不是说睡懒觉起不来,而是因为起床就意味着痛苦的一天开始了。现在回想起来,不知到是当时不适应,还是因为确实成外给我的压抑太大。自从转到育才之后,就没有特别深刻的这种感觉。第二次有这种感觉,是转到石室外语之后,也是觉得起床特别痛苦,每天毫无变化的学习让我觉得特别难受。不过上大学之后,就在没有这种感觉了,因为大学实在太松了,不想起床直接就不起了,上课听点课就不会挂科。前几天刚开学的时候,我又有这种感觉,觉得每天要面对这么多语言不通的人,很压抑。现在稍微好一点,虽然有点不舒服,但是至少在没有英语写作的时候,我还是很无忧无虑的。

今天一个黑姑娘问我说国语还是日语,我非常欣慰:终于没有觉得我是棒子了。然后我说我说国语,她就问我认不是认识一个老师。我说不认识。她说,他是台湾人。。以前也听说过,除了大陆,所有地方都不觉得台湾是中国,现在我也算亲身体会到了。前两天碰到了写作课的棒子,寒暄了几句。他说我英语好,我当时就感动了,当时觉得就不能再叫棒子棒子了。不过来这里的棒子大部分是只读一年的交换生,下学期这拨棒子就要走了,那天终于看到了在这个学校的第一个亚裔美女,说不定就是这拨棒子中的一个。

新电脑很给力!我终于在物质生活中找到了乐趣。当时我就想到了宋思明的一句话:精神比物质强大, 但是通往精神的道路有很多,物质就是其中一条。

好好学习,好好赚钱。

新年晚会

今天是我们学校的中国新年晚会。 要说中国人真是厉害, 这么一个外国人的节目, 在学校的礼堂举行, 还把校长和市长都请来了。 一共大概来了500人左右, 可能有100个是外国人吧。 本来说市长要唱歌的, 结果上了扯了几句, 最后抽了奖也就没做什么了。

和我关系比较好的那个美国人也来了, 其实我还觉得很紧张的, 感觉跟我没法跟他解释很多节目的内容, 像什么相声, 真的不是中国人无法理解。 有个朋友告诉我, 去年他带着一个不会说中文, 听不懂中文的ABC来看晚会。 然后到了相声节目的时候, 那个人听了一会儿就问他:“Is this supposed to be funny?” 反正想象下当时的情景, 我都觉得肯定很搞笑。

不过今天还好, 节目也不算太多, 吃了晚饭跟那个美国朋友聊了很多关于游戏, 关于政治, 关于宗教的话题。 感觉自己的口语和听力是比刚来好了很多, 现在勉勉强强能比较流畅的交流。 不过还是词汇量不够, 很多时候不知道他说的意思或者自己想表达, 但是不知道某个单词该怎么说。

我是那种毫无文艺细胞的人, 要说什么唱歌跳舞, 我估计自己比那美国人还看不懂。 倒是最后晚会结束, 大家都准备离场了,突然灯又亮了,  看到一个男主持人下台拿了束花上来, 当时我就猜到了要发生什么。 果然那个男的当场就跪下, 像台上一个女的求婚。 全场都沸腾了, 当时我也蛋疼了。 确实这个想法不错, 当着那么多人求婚, 至少在排场上绝对是够了。 不知道女生会不会觉得这种求婚很有意义。

今天终于认识了这个学校两个成都妹子中的一个, 可惜居然她不会说四川话。。。。长相嘛, 也没啥希望。 我决定等我的新年礼物送到之后, 录段视频, 好好说几句成都话。

本来还想说一件事了。想了下还是不说了

新年新迹象

今天晚上,我默默的吃了一碗今麦郎香辣牛肉面, 迎接新的一年到来。

最后,我还是买了它。。。是什么东西先卖个关子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