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和公主

前几天在人人上看到一句话很有意思,大概是:国王和王后曾经就是王子和公主。

小时候看过很多童话,当然很多都是关于王子和公主怎么战胜邪恶,或者说冲破阻挠,终于在一起的故事。相比之下,国王一般都昏庸无能的,王后一般都是邪恶充满嫉妒的。 年少无知的时候读这些故事自然也不会想到这么多,就觉得王子和公主值得祝福,而国王和王后就该受到惩罚。其实呢,多少多少年前,国王和王后就是另一个故事的王子和公主,而王子和公主也就是下一个故事的国王和王后。

大概是因为这边人少,与人交流少的原因,最近依然沉迷于虚拟世界中。沉迷于虚拟世界的好处在于能感受到太多美好的东西。经常看书,故事里的面的主人公得到了很好的结局,就会有种会心一笑的感觉。我觉得这种会心一笑的感觉超级好,这也是看书很有乐趣的一点。但是沉迷于虚拟世界最不好的一点,就是会发现现实太残酷。。。理想中的姑娘该有的胸围,一到现实就成腰围了;理想中那穿白衬衫高高瘦瘦有结实胸膛和阳光笑容的学长,一到现实却是在寝室里面一边淫笑一边和硬盘里面的姑娘们相会的猥琐男。在故事里面,我可以很好的感觉到主人公遇到的幸福,却无法像他一样经历痛苦。但一到现实,幸福却被我认为是理所应当,而总是埋怨着痛苦。

不过总的来说,应该是年龄更大的原因,我觉得自己情绪的波动已经越来越小,遇事也能越来越淡定了。回想起整个大学里面,经历的最悲伤的事情,应该就是爷爷(理论上来说应该是外公,不过我一直叫爷爷)的去世。从小都是爷爷把我带到大,对我来说,他是比我爸妈都可靠的多的人。但是反而在爷爷去世那几天,我并不觉得自己有多难过。可能说“不觉得自己有多难过”也不太准确,反正我是一滴眼泪也没有留。那段时间,我反而没法去好好思考这件事情,可能是因为我知道我不敢去思考,所以潜意识也不让我去思考。现在在想起来,我的观念又发生了变化。总觉得为什么对于死亡要悲伤呢?我们都不知道死亡意味着什么,却很自然得把它当作了一件坏事。所以我觉得我们对某人死亡的难过,更多的因为自己无法接受突然一个人消失了而已,但是对于消失的那位当事人,不一定是一件坏事。我是非常相信好人有好报的,所以我坚信我爷爷哪怕去了另一个世界,不管有没有另一个世界,他都会过得很好。

也大概是因为沉迷于虚拟世界和学习的原因,最近也没有对哪个姑娘产生什么兴趣。要说自己感情的变化,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越来越淡定,也越来越清楚到底自己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人。感觉自己交了很多女朋友,都是跟着感觉走的,很难得去考虑性格合不合适什么的,所以才总是失败。现在面对以前的失败,也能找到很多幸福在里面,其实这样就很满足了。说到这,还真发现有很多很多值得旁人会心一笑的故事在里面。比如我曾经有个女朋友X,有一次和她很久不见,所以当天就去了她家。当然既然是久别重逢,自然必须要做点什么。可惜当时我是怀着很正直的想法去见她的,所以没有随身携带作案工具,像我这样负责的男人,自然不会去打没有准备的仗的。因为已经是很晚了,再去准备作案工具不太方便,我们痛苦挣扎了很久,最后她提议,把他爸妈的东西先借一下。于是她在她爸妈卧室的抽屉里翻出来了我们期待已久的工具。此处省略若干文字。第二天,我自然也尽兴而归了。每次我自己回想到这件事,也会漏出一抹会心的淫笑 XD

其实既然有了这么多美好的回忆,结果什么的也不重要了。

This World is Just Awesome

I

上大学的时候,我远赴上海,作为一个外地人呆了2年;大学读到一半,我远赴美国,作为一个外国人估计至少还要再呆2年。悲剧的是,在全国最排外的上海,我作为一个西部来的外地人被“歧视”;在全球经济最发达的美国,我作为一个中国人被“歧视”。“歧视”本身是很正常的,有钱人无论在哪方面总归是要高一等。我相信大部分的“歧视”只是针对地区,而不是针对特定的个人。在上海呆熟了之后,我觉得和我熟的人没人会歧视我,也没有理由歧视我。同样,在美国,我相信如果我呆的够久,也没人会歧视我。

但是总有些人敏感的可怕,被上海人说个“外地人”,立马就翻脸;被美国人说个“Chinese bitch”,立马就做一些bitch才做的事情。敏感可以让你容易高潮,当然更能让你容易早泄,何必呢。

做人还是愚钝一点好,被骂了先想想为什么被骂,吵架实在是太没有意义了。如果是你做错了,那就多多改改,如果是别人骂错了,那就等以后用钱砸死她,像个泼妇一样,受不得委屈又非要骂回去,实在是太浪费时间,有损形象的事情。

II

美国打利比亚了。

虽然只是一些炸弹而已,但是邪恶的资本主义霸权帝国,又开始干涉别国内政,朝石油进军了。

关于这件事,作为不明真相的局外人,也不好评价什么,只是韩寒那句话,实在是太有力量了:

友转而问我的观点,我说,我的观点特别简单,独裁者没有内政,杀戮者当被侵灭。

美国真是一个可怕的国家. 他是世界上经济一极,文化一极,军事一极,政治一极; 他拥有”宪法第二修正案”, 高举着民主的旗号, 永远都站着道德的至高点; 他拥有全球第四(到底是第三还是第四?)大的国土面积, 丰富的矿产, 极其极其适宜耕种的土地, 甚至还拥有加拿大这个后院; 他作为全球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 同样却是福利最少, 唯一一个不含有全民医保的资本主义发达国家.

我相信, 美国惧怕的国家只有两个半: 中国算一个, 朝鲜算一个, 俄罗斯算半个.

欧洲之流没有机会超越美国, 原因在于他们拥有太好的福利和太强的民族观念. 过好的福利绝对是社会发展的一大阻碍, 懒惰绝对是无法克制的, 哪怕素质高的欧洲人也是如此. 可想而知, 要是哪天中国真共产了, 那么一定是大家财产都为0的时候. 共产主义绝对是最适合每个人的制度, 但也绝对是最不适合整个社会的制度. 人类发展的源动力就是竞争: 和自然竞争, 和疾病竞争, 和同类竞争. 有了共产, 那就没了竞争, 没了进步, 至少是没了显著的进步. 我觉得在我有生之年, 是没法看到有国家能超越美国的. 如果美国被超越了, 我认为原因有2点:1. 黑人这个不稳定因素; 2. 美国人太过夸张的个人英雄主义.

中国的可怕之处在于巨大的国土,巨大的人口,巨大的和谐,还有巨大的一党专制. 同样是刚才的道理, 一党专制绝对是一个非常不适合个人的制度,但却是个非常适合国家集体发展的制度. 高度的集权站在个人的角度上是个地狱, 但是站在国家的角度上, 确实高效行政的利器. 西方国家永远不可能为了建新房子强拆掉旧的, 永远不可能为了发展经济而到处建水电站, 永远不可能建一条收费站比加油站还多的高速公路. 中国的制度的确是牺牲了绝大部分穷人的利益, 但是同样带来的是整个国家的高速发展.

朝鲜的可怕之处在于他是流氓.

III

世界之美在于它的简单.

整个平面几何,仅仅建立在5条公理之上; 一部完美的AV, 说到底也只是硬盘上的一串0和1而已;

或许某天科学家能发现整个世界的定理, 而且那个定理能被每个人简单的理解. 最近躺在床上,想了很多关于这个的事情, 不过还是留着以后有机会再写吧

Justice

看了最近对于日本地震的言论, 我越来越坚定了一个观念: 中国就是需要专政, 就是需要一党专制. 民煮什么的, 以后再说吧.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是自从看了哈佛的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就开始产生了: 如果一个人愿意保持SB的状态, 并以此为乐, 那别人有义务或者意义去把他改正过来吗? 用更粗俗易懂的说法: 如果一个人就爱吃屎, 那么我们应该教他吃饭吗?  其实这就是Justice里面讨论的, “结果主义”和”绝对主义”. 两者其实很好理解, 举个例子, 如果我杀了1个无辜的人, 能救2个无辜的人, 那么选择杀的就是结果主义, 他们的道德推论是: 因为-1 + 2 = 1, 最终我还是救了一个人; 选择不杀的就是绝对主义, 因为他们的道德推论是: 因为杀人是错的.

回到现在中国民煮的问题, 结果主义就是: 别民煮了, 靠这帮人民煮, 中国就悲剧了; 绝对主义就是: 民煮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权利, 哪怕中国没了, 也要民煮下去.

显然, 在这个问题上, 我属于结果主义, 伟大的党属于结果主义, 美利坚属于绝对主义.

剔除了密密麻麻啊的咆哮, 密密麻麻的争吵, 密密麻麻的道德制高点, 密密麻麻的义正言辞, 总结了一下校内上分享的对地震的言论,大概分了3种:

  1. 活该
  2. 同情
  3. 不活该,但也不同情
  4. 著名AV女星, 波多野结衣遇难了!!!!!!!!!!!!!!!!!!!!!!!!!!!!!!!!!!!!!!!!!!!!!!!!!!!!!!!!!!!!!!!!!!!!!!!!

这方面我觉得没有争论的必要, 道理很简单, 因为你怎么对别人, 别人也就会怎么对你.

像我打dota的时候, 淡定到令人惊奇, 不管别人骂我2还是说我作弊, 我都懒的理, 道理也很简单:

我不同意你SB的言语, 但是我尊重且坚决的捍卫你选择做一个SB的权利.

昨天梦到自己结婚了。 本来梦里面思维就是很混乱的,我只记得我好像25岁,然后老婆在医院输液,是要生孩子了。最可惜的是,我不记得我老婆是谁。。。没过一会儿,警察又来抓我们,大概是因为之前做了一些坏事,可是具体做了什么事又不记得了。经过几十分钟的斗智斗勇,我成功的被警察抓住,然后就惊醒了。

昨天去剪了头发,实在不敢去理发店剪。一次15美元,据说还非常烂。于是和同学互相剪,结果就杯具了。用一句话形容就是:韩寒被剪成郭敬明了:(  现在只能安慰自己:我把自己的头发卖了15美元。

明天要做第一次Presentation,灰常灰常紧张。下周是春假,大概平时关系比较好的几个准备去亚特兰大。不过我去过了,所以就也不确定要不要一起。实在不行就在家里面宅几天好了。

各位妇女节快乐!

3-4

这周星期三,3月2号,苹果发布了ipad2。虽然我不是果粉, 但是我还是从头到尾看完了图文直播的发布会。总的来说,整个发布会的亮点在于乔帮主的出现。个人魅力几乎能凌驾于公司魅力之上,乔布斯真是一代神人。整个ipad2代倒不算有太大的惊喜,硬件规格一般,也没太多更新的地方。我用了ipad1代大概1个多月,总的来说确实还不错。要说缺点的话,我觉得太重了一点,拿在手上用,稍微久了手就会很酸。今年肯定是平板的一年,从moto的Xoom,三星的Galaxy Tab,黑莓的Playbook,惠普的Touchpad,竞争真是无比激烈。现在ipad2代上市,虽然媒体用户都觉得没有达到期望,不过我认为ipad2代的销量肯定是远超竞争对手的。

昨天去镇上的餐馆吃饭,这家餐馆算本地比较有名的了,也是很有美国南方特色的餐馆。其实最与众不同的,还是餐馆周围的风景。试想一下,悠闲的坐在餐厅里,吃着BBQ烤肉,和朋友聊着天,享受着无忧无虑的下午,欣赏着马路对面的墓地。我想敢把餐馆建在墓地旁边的人,除了美国也没几个吧。

最近油价长得才厉害,去年初我来美国的时候,印象中还是$2.5每加仑。去年12月来得时候,已经长到2.89了。我刚开学的时候,曾经突破过$3,不过没几天又回到了$2.95。昨天早上路过加油站的时候,已经是$3.28了;下午回家的时候是$3.37;晚上出去吃饭的时候是$3.48。简直不要人活了。据说油价突破$4是应该的,估计会稳定在$5左右,,太恐怖了。如果按现在$3.48每加仑来算,基本上就是¥6每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