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York 1/1/2011

1/4/2012 Philadelphia 0 Lexington, VA 360 miles

今天从早上10点半开到下午4点半,啥都没做



1/3/2012 Philadelphia 0 miles

费城竟然是个这么无聊的地方。早上去艺术博物馆逛了3个小时,下午就不知道该去哪儿了。最后随便找了几个地方消磨下时间就回去了。

到是那个艺术博物馆挺有意思的。虽然艺术这东西离我很远,不过看起来还是很有意思。


1/2/2012 New York, NY to Philadelphia 90 miles

今天白天都在纽约活动,下午出发去了费城。经过昨天的煎熬,我已经深刻体会到了,健康就是快乐。今天牙齿不疼了,简直比我去任何地方玩都高兴。

费城是做了美国的10年临时首都,现在也是美国第四大城市。我们一行人到了费城已经是晚上了,没有再去市区玩。



1/1/2012 Newark, NJ, New York, NY 0 miles

今天早上5点去了Newark的一个医院Emergency,下午去了另外一个有牙科的Emergency,晚上6点睡到11点,12点就直接睡到第二天早上。一个男人,不远万里载了一个基友和三个妹子,去纽约在新年的当天去了两次Emergency,做了一个口腔手术,这是种什么精神。


12/31/2011 Woodbury, NY to Newark, NJ 70 miles

今天的目标本来是去时代广场看纽约新年的落球(Ball Drop),结果中午左右,还没到纽约,就有人来说时代广场已经站满了。等三点到了时代广场,看到那么汹涌的人群就已经彻底没有想法了。要是看Ball Drop的话,就意味着要从3点站到凌晨12点,实在是受不了。

有点奇怪的是,本来纽约华盛顿冷,但是我们到了这却一点都没觉得冷,后来想想,估计是人太多,排出热量太高。要说的话,纽约真的跟上海没有区别,人挤人,完全没有一点真正美国的感觉。相比之下,我还是更喜欢我们那的乡下。

下午我和妹子去逛了第五大道,基本上都是些我不认识的高档牌子。当时我穿着一件Columbia的外衣(Columbia是美国一个最最最最最大众的户外品牌,地摊价),而妹子还穿的丝袜,真让我亚力山大。

逛到了晚上7点,准备去吃饭。刚到纽约下地铁的时候,就看到一个“沙坪坝”川菜,觉得很给力。结果后来准备返回去找,才发现路都被封了,进都进不去。后来到了一个路口,人完全把路堵住人,挤得非常厉害,绝对比我任何一次在上海挤的都严重(不过我没去看过上海的新年夜,不知道会不会也这样)。我怕把妹子挤怀孕了,就决定回地铁站随便吃点快餐。正当我们往回走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招牌“成都印象”,当时我真是泪流满面。不出国的人很难能体会到像我这样在国外呆了一年,天天吃快餐,半年不见回锅肉的人对正中川菜的向往。突然千里迢迢赶到纽约,逛了一个下午精疲力尽饿得难受的时候,突然看到“成都”两个字的这份激动。真是当时蛋都差点掉出来了。

果然“成都印象”非常给力,我们吃了回锅肉,麻婆豆腐和青椒土豆丝。当时我顾不得牙疼,非快了吃光了所有东西。结果一吃完就悲剧了,牙齿疼的受不了,本来白天的时候脸就有点肿,结果吃完以后肿的已经能看出来了。

回去的路上,牙疼的受不了,顾不得止痛药8小时才能吃一次的原理,又嗑了一颗。但是回去貌似毫无好转,而且脸也越肿越大。到了宾馆,查了下有Emergency的医院,准备如果实在受不了,就去看看牙。(关于整个牙疼,另外再写一篇)。


 12/31/2011 Woodbury, NY to Newark, NJ 70 miles

今天的目标本来是去时代广场看纽约新年的落球(Ball Drop),结果中午左右,还没到纽约,就有人来说时代广场已经站满了。等三点到了时代广场,看到那么汹涌的人群就已经彻底没有想法了。要是看Ball Drop的话,就意味着要从3点站到凌晨12点,实在是受不了。

有点奇怪的是,本来纽约华盛顿冷,但是我们到了这却一点都没觉得冷,后来想想,估计是人太多,排出热量太高。要说的话,纽约真的跟上海没有区别,人挤人,完全没有一点真正美国的感觉。相比之下,我还是更喜欢我们那的乡下。

下午我和妹子去逛了第五大道,基本上都是些我不认识的高档牌子。当时我穿着一件Columbia的外衣(Columbia是美国一个最最最最最大众的户外品牌,地摊价),而妹子还穿的丝袜,真让我亚力山大。

逛到了晚上7点,准备去吃饭。刚到纽约下地铁的时候,就看到一个“沙坪坝”川菜,觉得很给力。结果后来准备返回去找,才发现路都被封了,进都进不去。后来到了一个路口,人完全把路堵住人,挤得非常厉害,绝对比我任何一次在上海挤的都严重(不过我没去看过上海的新年夜,不知道会不会也这样)。我怕把妹子挤怀孕了,就决定回地铁站随便吃点快餐。正当我们往回走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招牌“成都印象”,当时我真是泪流满面。不出国的人很难能体会到像我这样在国外呆了一年,天天吃快餐,半年不见回锅肉的人对正中川菜的向往。突然千里迢迢赶到纽约,逛了一个下午精疲力尽饿得难受的时候,突然看到“成都”两个字的这份激动。真是当时蛋都差点掉出来了。

果然“成都印象”非常给力,我们吃了回锅肉,麻婆豆腐和青椒土豆丝。当时我顾不得牙疼,非快了吃光了所有东西。结果一吃完就悲剧了,牙齿疼的受不了,本来白天的时候脸就有点肿,结果吃完以后肿的已经能看出来了。

回去的路上,牙疼的受不了,顾不得止痛药8小时才能吃一次的原理,又嗑了一颗。但是回去貌似毫无好转,而且脸也越肿越大。


 12/30/2011 Newark, DE to Woodbury, NY 180 miles

今天的安排是逛纽约的一个叫Woodbury的Outlet。这是全美国最大的一个Outlet,好像有220多个品牌,也是唯一一个有Dior和Prada的Outlet(据说是唯一一个,没考证)。

我们9点半出发, 1点到了Outlet,停车场的规模就把我惊呆了。最后还算运气好,饶了半小时左右终于找到了停车位。

逛Mall没啥好说的,总之有几个排队排到商店外面的是UGG、Burberry和Coach Women,在Coach Women对面的Coach Men门口一个人都没有,真是悲剧。

一般来说Outlet都可以看到很多亚洲人面孔,像什么卖包的牌子,更是基本一半都是来扫货的中国人。

有时候真是觉得那些大妈,真的完全没有时尚的气质,还非要拿那种包,真是浪费资源。我真觉得,长相才能决定气质。一个漂亮姑娘拿着普通包,男人们会感慨她的漂亮;一个漂亮姑娘拿着奢侈包,男人们会感慨她的高贵;一个丑姑娘拿着奢侈包注定是一个悲剧,因为她的长相已经决定了,一般男人根本不会去注意她拿着什么包。


 12/29/2011 Washington D.C. and D.C. to Newark, DE 160 miles

今天行程几乎和昨天一样,早上公车+地铁到了市区,参观了国家档案馆和林肯纪念堂。下午3点出发离开华盛顿,往纽约前进。

国家档案馆保存了美国最有意义的3个档案的原始手写版:独立宣言、宪法和权利法案。

由于到住的地方从华盛顿出发还要2小时,我们下午3点就开始吃午饭回去拿车。最后开到宾馆已经快10点,一天又结束了。


 12/28/2011 Washington D.C. 10 miles

我们住的地方没有地铁,所以得赶到车站坐车去地铁站,再坐地铁去市区,这就导致我们要很早起床。

早上7点起床的时候超级不适应,基本上一学期都没有这么早起来过。一行人到了赶到市区,已经是快10点了。

华盛顿有个很好的地方就是所有的景点,几乎都在一起。白宫附近的区域有二战纪念碑、林肯纪念堂、各种博物馆。其实去华盛顿,除了体验美国的政治中心以外,还有个很重要的就是参观博物馆。绝大部分博物馆都是免费的,而且内容非常详细丰富,展览的东西也很有意思。今天我们参观了白宫、国会山、自然历史博物馆和国家艺术博物馆。

逛完已经到了下午6点过,我已经两腿发麻,累得冷的要死了。离白宫不远有个chinatown,我们在寒风中步行了20多分钟,终于找到了个越南餐馆。由于外面实在是太冷了,也顾不得挑好的,直接就去吃了。好在越南餐馆的味道很好,价格也很公道,当然也是因为我们确实太累太饿太冷,只要找到一个暖和的可以坐着的地方就很满足了。

最后坐地铁+公车回到了停车场,再取车开到了宾馆。途中有个小插曲就是我在地铁上想上厕所已经憋不住了,后来再坐了20分钟的公车,真是感觉走都走不动了。实在是忍不到再开车回宾馆,我就只有趁着月黑风高,在停车场附近找了个枯萎的草坪,让资本主义的土壤沾染上了社会主义的热尿。

实在是没有经历写游记,只有当作流水账来记了。


 12/27/2011 Durham to Washington D.C. 350 miles

今天继续开了一天的车。
早上10点出发,一路下着雨。到了下午雨一下变大了,整个高速上车速都慢了一截。果然没过多久就有人出了事故,高速又堵上了。
到了晚上6点快到华盛顿,我们发现附近有个太空博物馆于是就绕道去看了看。关于飞机飞船什么的,我还算有点兴趣,不过我们去的太晚,也只看了一个小时就关门了。到今天为止,我们一共开了1000miles。
明天终于开始正式游玩。其实说实话,我对这次出行即没激情也没兴趣,几个主要的地方我都去过了,完全是个陪玩。

12/26/2011 Atlanta to Durham 350 miles

今天开了一天车,啥都没做。

早上10点出发,开到中午到了夏洛特。途中牙疼的厉害,真是受不了。前几天就牙疼,有天晚上简直弄得我睡不着,后来实在不行吃止痛药止住了。本以为好了,结果在亚特兰大吃了烧烤以后,又悲剧了。

夏洛特大概是北卡的一个大城市,不过市区也就几栋高楼而已,根本没有大城市的风范,比起亚特兰大都要差一大截,

下午继续开车,中途遇到了交通事故,到了已经晚上6点过。在附近找了家川菜馆,结果还意外得好吃,以至于吃完以后我的牙疼又加剧了!


12/25/2011 Mississippi to Atlanta  300 miles

今天是纽约行的第一天,记下流水账吧。

因为我爸的车临时有点问题,我们决定租一辆车开过去。其实租车本身并不贵,但是加上各种税,保险还是很可观了。最后我们5个人租了辆标准大小的SUV 2周,一共$1384,算下来每人每天费用大概是 20。

之前开过最大的车就是我爸的Jeep Liberty, 那种大小觉得自己还能驾驭。结果今天租给我一辆更大一号的,开起来果然压力很大。

不过租车公司也真厉害,我提前去预约的时候我们村没有suv可以租,我预约后,公司就调了一辆过来。结果就租给我一辆2012年新款,只开了4000mile的车。他们也还真不怕我撞啊。倒是之前去LA,本来租得是一辆普通轿车,结果他们也是临时没有了,就直接丢给我一辆跑车。还有次,同学想租轿车,结果只剩下一辆SUV,租车公司不仅按小车的价格把SUV租出去,还额外补贴了油钱(因为SUV比小车耗油很多)。 不得不感慨,万恶的资本主义。

收回来。我们车一行5人,今天中午11点30出发,开了6小时,300mile到了亚特兰大。晚上去吃了一家叫Cho Won的韩国烧烤。里面还真是棒子云集,各种人一眼就能认出来是个棒子。自助烧烤吃到了9点,回到宾馆。今天只是在这小住一天,明天有更艰巨得行程(估计要开8小时,400mile)。

困成狗了,赶紧洗洗睡了。

New record

最近发现这首歌很好听

—————————————————————————————————————————-

今天注定是被历史记住的一天,比如我又突破了自己单日最长行驶记录。现在的记录被刷新为369.2 miles = 594km 。

情况是这样的:

好基友今天回国,早上10点的灰机,我5点起床送他(他是从孟菲斯的机场飞,离我们这大概300km)。

就是因为考虑到今天要开很久的车,我昨晚特意11点就上床睡觉。其实平时我大概1点就睡了,也不算晚。总之11点上床的时候还挺困的,一会儿就睡着了。本以为第二天会精神满满的醒来,可惜到了晚上2点就醒了,从此再也没有睡着,就一直翻滚到了5点。当时倒也不困,去的路上因为有人陪着聊天也感觉很有精神,没有打瞌睡的感觉。

送同学到了机场差不多是8点过,去麦当劳吃了早饭,从此悲哀的回程路就开始了。大概开了半小时,我就开始精神恍惚了,还好那时车少,我晃着晃着又坚持了半小时。后来实在不行了,就找了个地方休息了会儿,洗了个冷水脸。同学说这种情况的最好解决办法是给妹子打电话,可惜我打过去妹子又不知道和谁鬼混去了没接。没办法,最后还是坚持开了回去。

到了家正好12点,躺上床感觉自己要挂了。真是那种躺床上那种,瞬间就失去意识的感觉。 那时候大脑已经失去控制,但是好像五官还能感觉到外界的刺激,真是很神奇从来没体会过的感觉。大概是从12点过睡到了4点,中间做的梦也非常非常诡异和清晰。

P.S. 今天一边开车一边看到早霞,真的是非常非常漂亮。唯一煞风景的就是旁边坐的是男人,而不是妹纸。

好开心

今天考完了日语,虽然明天还有一门,不过那门考试是可以忽略的。

所以这就标志着,一个淫乱的寒假到来了!

我有一个严肃的答案

今天在讨论组上,有人问了一个严肃的问题:“你们有没有对谁有那种感觉比朋友多一点,比恋人又少一点的?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出现呢。。”

我本来随意的扯了几句,但是发现忽悠不过去,就很认真的思考了下这个问题。

前一半的话,我的回答是Yes,后一半的话,在我认真思考之后,我觉得还是很难回答上来。

首先,既然比朋友多一点,干嘛不去做恋人呢?这个应该很好回答,比如可能因为“想做恋人”的想法不够强烈,比如现在有恋人,比如分隔两地,比如双方已然曾经拥有都不想吃回头草。

那么,既然无法做恋人,为什么又要白费力气,维持这种“比朋友多一点的感觉”呢?这点的话,可能我的想法比较阴暗,我觉得就是大家互相多一个备胎而已。或者,用更委婉的语气来说,互相喜欢这种暧昧,需要这么一个超越友谊的人来填补自己,填补自己当前恋人(如果有的话)无法给予自己的东西。

其实要说的话,另一半无法给予的东西太多了,并不是因为他们不想或者说没有能力,而是因为他们的身份决定了有些话不能对他们说。所以这时候,大概就需要这么一个“恋人未满”的人来倾诉。

再者,人也喜欢很多看似矛盾的东西。比如我会喜欢小女人的依赖,同样也会欣赏女强人的坚强。这些品质,肯定没法在一个人身上共存,所以我需要另一个人来填补。

总之,其实我认为挖掘这个“为什么”意义不大。我们都是俗人,朝三暮四朝花夕拾都是本性。总之或许在你、在我心中,都存在一个这种人、几个这种人。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的也许不是某个特定的人,而只是这种身份和这种身份带来的感觉。

刚才查了一下2010年离婚率(http://lady.qq.com/zt/2010/lhl/),北京39%,上海38%。我不知道你我是会属于那么38%里面,还是属于另一部分“幸运者”。我能掌控的,还是太少,只是希望大家能追求到自己向往的东西,还是祝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P.S. 现在微薄和校内,完全把网络变成了一个充满YY,充满虚假的地方。基本上别人分享的时事或者经验,如果没有给出原文链接,我几乎都不会去相信。以至于现在,我相当怀疑在网上查到的任何数据,比如刚才的离婚率。总之我把原始网址发出来,是真是假大家去判断吧。

Infiniti

 

刚才洗了个澡,瞬间就觉得问思如泉涌,忍都忍不住,只能发泄到这里来了。

其实我越来越发现自己有非主流的潜质。

最简单的例子,我始终有一种心态,就是不喜欢被归为“大众”。这点从方方面面都可以看出来,也许也可以被叫做“叛逆心理”。

举个栗子,在电子产品上面,我算是很有追求的人,但是我用的东西往往是比较小众的。要说我身边的朋友用iphone的大概算了大多数,但是我就是很本能的不想用iphone。也许我喜欢捣鼓手机,而iphone不能捣鼓算是一个理由,但是我自己觉得有个更潜在的理由就是:我不像和大家一样。我经常告诉别人“在这边一桌人手机掏出来,十有八九都是iphone”。说这话的时候,我往往是带着比较嘲讽的语气,因为我潜意识总会认为:干嘛大家都用这个,干嘛不有点个性。所以我买了个Nexus One,在这款手机上市一年零十一个月的时间里,不管是在美国还是在国内,我都没见到过第二个人用。

手表也是一个例子,同样的价格可以买到其他很主流,或者说是很受大众认可的表,但是我买了个大多数人连牌子都没听说过的。

衣服嘛,大概也算一个例子。偶尔我也会去买些认得到的牌子,但是我的Tshirt很多都是网上看起来有趣,10刀就搞定的。

车的话,一说到宝马,我第一反应就是“俗”。当然我相信开宝马的人知道我这种想法也会觉得我很2B,但是最后我还是买了辆相对小众的Infiniti。我觉得,如果我以后有钱了,肯定是会买辆大众辉腾的2B。

追溯下我这种思想的历史。其实我初一的时候,还是很渴望大众,比如那时候很流行的阿迪耐克,我都觉得很好,买了也觉得很光荣。到了初二也基本是那样,唯一有点不同的就是我看上了一个别人都看不上的姑娘,还奉为天仙。现在想想,说不定我的非主流气息就是从那时候养成的。到了高二我又有很强的叛逆心理,当时在计算机方面小有成就,学习方面又一落千丈,于是就特别不想上大学,总想走一条与众不同的路。再加上之后的转学,让我在学习生涯上勉强算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大概我就开始喜欢上这种“与众不同”的感觉。后来进了大学,就彻底的成了常年泡在网上的人,那段时间接触的新鲜事物很多,也逐渐发现很多小众但是有趣的东西,自己也越来越开始喜欢追求那种“与众不同”的乐趣。

总之很难说我这种思想,到底是真正的个性,还是叛逆的2B。好在我能及时意识到这个问题,也不至于真正成为一个肥猪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