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很忧桑

最近经常唉声叹气的,感觉很忧伤。有一个很复杂的理由,那就是:失恋了。

大概再过半个月,我就正式来美国一年半了。一年半是多少时间?按我22岁来算,那么占了我生命1/15的时间,抛开小时候不懂事的岁月,这个比例会更高。这一年半,认识的朋友们,同学们正经历着历史性的转变:由学校走到社会。我认为这个过程对人的影响是极其巨大的。最简单的一点,对大部分人来说工作就意味着自立了,从花父母的钱到花自己的钱。哪怕自己的工资只是象征性的,这也是一个很大的突破。我认为从高中到大学,意味着对“自我”的意识的崛起(高中很少有真正自我决定的机会,无非就是每天按部就班念书;而到了大学,生活完全由自己自主),从大学到工作,又意味着“自我”彻底独立。

总之我想说的是,看着周围的人进入了人生另一个阶段,我觉得很恐慌。因为大概从高中起,我一直认为自己是领先的。因为在大家还一心读书的时候,我有了很明确的目标和爱好,知道将来要学计算机,从事这方面工作,知道自己人生梦想是进Google。所以从高中到大学,我都认为自己是带着目标在生活,我认为我做的事情都更有针对性。

但是到了现在,我明显觉得自己落后了。别人每天上班,我却还停留在学术生活,不知道社会为何物。当然虽说默认“学术生活”不如“工作生活”似乎有点偏激,但是我还是认为“工作”是人生必经的一个阶段,我更晚进入,意味着在经验上比别人差得更远。经验这东西绝对不是靠学术可以挣回来的。

最最最最重要的原因,也是让我忧伤的原因,是我觉得自己脱节了。我开始完全不了解大家的生活,我不知道上班的艰辛,自然也没法体会休息的快乐。

 

意识到自己无法理解喜欢的人,感觉就像失恋了。

最近越来越语无伦次了,唉。

总结一下,我觉得喜欢上一个人是很麻烦的事情,你会开始顾虑自己言行,会去想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说句话都要想半天,艹,真他妈蛋疼!

最近又开始做些扯蛋的梦了。

前天梦到的绝对是一部好莱坞大片,行尸走肉翻版。

大概我和几个人在僵尸中存活下来开始冒险,每个人都有特殊的技能。不记得我自己有啥技能了,但是有个妹子吻一口就可以复活别人还是怎么。还有个人的技能居然是模仿僵尸,然后就不会被僵尸发现。

后来我在岛上救了一个妹子,妹子抛弃了她远方的男友,然后我就和妹子在一起了。

最后结尾了我在华盛顿立了一个纪念碑。

昨天梦到地震了。其实我还很少梦到地震,大概几个月前有一次,那次的梦还挺恐怖的。昨天的梦更是吓人,在梦里面我想睡觉,但是总是被地震惊醒,这样循环持续了很久。第二天上网看到预言说当天下午在华盛顿有强烈地震,人几乎死光了。(梦里面我就住在华盛顿)

靠,这些梦太扯蛋了。

有趣的话题。

今天去吃饭,谈到了择偶这个话题。虽然已经是老生常谈了,不过又让我更多感受到“适合”这个词,包含了太多的无奈的因素。

首先声明,我不想站在道德的角度讨论这个问题。我觉得这只是地域观念而已,不用上纲上线。

大概是这样的:晚饭3个人,我和一个常州妹子和一个昆山爷们儿。首先科普一下,常州属于江苏南部,是一个市。昆山挨着上海,同样属于江苏南部,是苏州下属一个区或者地级市。

然后他们告诉我,都很讨厌江北人(江苏北部人,主要是扬州、南京、徐州等等),理由是江北比较穷,拖了整个江苏后腿。然后昆山爷们儿告诉我,他们以前初中高中骂人的话就是“侬个缸北人”(你这个江北人)。然后在他们印象中,安徽人也是很差的,因为江苏很多民工都是从安徽来的。引用常州妹子的原话就是:“看工地上那些带黄帽子的,全都是安徽人”。除了安徽,接下去就是江西,理由一致;然后是福建,原因是觉得那里人很土很小气;在然后是四川,因为那里出发廊妹。另外对温州人也比较以意见,觉得他们太精明(有个搞笑的是,说到卖鞋子他们就会想到温州人)。

接着他们又各举了几个例子,大概就是常州某女嫁给了江西人凤凰男(出生于很穷的家庭,复旦金融毕业,现在在高盛,年薪60W),怎么怎么怎么;昆山某女嫁个了安徽人,然后又怎么怎么。由于家里面亲戚有这种前车之鉴,于是常州妹子的爸妈就明确告诉她,找对象最好找江浙沪的。不过常州妹子个人不喜欢上海男,于是条件又缩短成了“江南、浙”。

当然,常州妹子也明确表示,这只是个stereotype而已,对事不对人。地域确实是个很重要的条件,但也不是必须。

虽然之前也听过很多这方面的(比如闽南人和闽北人互相鄙视,一个福州人也告诉我,他们那最歧视的是四川人),但听他们说到这个我还觉得很有趣。至少从我从小到大的经历而言,我没有觉得我会讨厌某个地方的人。也可能是因为我们处于祖国的西部,还没有鄙视人的资格,不过确实你要让我在高中前说自己讨厌什么地方的人,我很难理解为什么有这种说法。

不过也是我到了大学,越来越走出小圈子,走到全国和全世界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stereotype这东西真的是太广泛的存在。最简单的现象,小时候我相信很多人都讨厌日本人,因为日本人侵略中国,搞个南京大屠杀,还不承认自己错误。初中毕业的时候我正处在抗日最高峰,那时候真是抵制日货到底,恨不得连av都看欧美的。我相信那时候我是真心讨厌日本人,在我根本不认识日本人,没有和他们接触,全靠“历史因素”和stereotype的作用下。幸好我后来醒悟了,发现了霓虹津的萌,以至于现在成了不折不扣的汉奸。

哪怕是现在,我认识了韩国人,还了解了那么几个,我依然“讨厌”他们。基本在公共场合和私下场合,我都会称呼他们“棒子”。我相信在我叫他们“棒子”的时候,我一定不是抱着平等尊重,友谊长存的态度,还是骨子里对他们的stereotype占了上风。我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哪怕我思考出了自己这个错误,我还是很难改进它。连我都这样,根本不用说那些愤青、喷子们了。

所以很容易理解,为什么USC死了两学生,有很多喷子很开心:stereotype在作祟。在他们心中,“留学生”,“宝马”,“加州”,“凌晨”,“男女一车”,这几个词带来的绝对是一幅“淫乱的富二代留学生活”。

可悲的是,stereotype这种东西,放在个体上毫无意义,但是放到大环境下,往往又确实有他的道理。比如对于江浙沪的人来说,他们见到的打工仔确实大部分是安徽江西的;大部分发廊妹就是四川的。“无风不起浪”用在这里很合适,像这种普适的、基于群体的描述,也的确能或多或少的反映出一个群体的特征。只是那些无辜被它牵连了的个体就遭殃了。

总结几点:

1. 这不是道德问题

2. 这是个悲剧

3. 我们能做到的最好的,就是带着stereotype去真诚待人。

前天做了一个很恐怖很恐怖的梦。其实感觉最近都没有怎么做恶梦,不知道为什么前天突然爆发了。

前几天USC的枪杀案闹得沸沸扬扬。有空再写写感想吧

耶!

这学期一门课做group project,小组7个人,我负责写核心代码。

今天其中一个美国佬给我写了一封很长的email介绍目前问题在哪儿,可能的原因是什么,叫我看看我的代码是不是有问题。Email太长了,句式又复杂,我花了很长时间才看懂他在说什么。

于是我在他代码里面改了一行,就一行,问题解决了。

靠,太他妈有成就感了!

简直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今天(拉布拉不的雯酱跟我提到了¥这个话题。可能开始工作以后,自己都花的自己的钱,所以大家对这方面更为敏感一点。但是至少就我目前的经验来看,我觉得在¥的处理上,我还算做的比较好的。说几个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

1

我初三时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从初三到高二都一直很在一起。平时关系特好,完全没有觉得他有什么问题。大概是我高二转学以后,和他联系也少了,但是那时候不时我们也会聚一聚,我仍然没有发觉他有什么问题。再到后来我回到原来学校的时候,就听说他和另一个初中开始的死党决裂了。然后那个死党告诉我,这个人平时经常借钱不换,也爱乱用别人的东西。当时我就觉得很诧异,一直跟他混,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平时出去玩(大部分也就是喝酒吃东西,没有啥大的开销),根本不会去算谁给得多,谁给的少,也没有觉得他有刻意要占什么便宜的心态。但是毕竟说这话的人家庭条件很不错的,按理也不会为了一点小钱和他决裂,除非是他做的太过分了。

总之,从那次之后我就特别的去记了一下借钱还钱,最后发现他是欠了我不少。然后有一次大概是高中快毕业的时候,大概是喝多了,他就很忧伤的问我,他一直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死党会跟他决裂。我就很明确的告诉他,我说你平时在钱上面太不注意了。他说他觉得这个无所谓,兄弟间谈钱多伤感情。我说,道理是这样,但是你这样觉得别人不一定这样想,你记得你欠我多少钱吗?他表示毫无概念。

这件事让我一直印象很深,因为我很明显的感觉到他被其他人孤立了,但是我自己却没有发现他的任何毛病。我相信他绝对绝对不是说为了贪这种小便宜而刻意去欠钱的,完全就是因为他自己觉得无所谓,就也理所应当的认为别人也无所谓。但是可能做得比较过火了,或者偏偏遇到了就是在意这些的人。

2

另一个高中同学,绝对是极品男人。其他方面极品就不谈了,钱这方面,我绝对是没见过第二个。他估计最喜欢的话题就是“借钱”,室友就不说了,不知道借给他了多少。同班同学当然也借,而且从来不会还。也有段时间,全班孤立他,原因不止是这方面。当时我就非常非常的好奇,难道他自己就意识不到自己问题所在?后来我转学了,这种人当然也不会再联系。最后高三毕业的散伙饭,那天都喝多了,他居然当着女朋友的面找我借钱开房,我居然还借了!

总之,我现在算是意识到,他真的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说他坏吧,也不能怪他,因为他不是有心而为之。说他好吧,他的智商竟然连这个问题都意识不到。真的是很难去体会这种人。

3

我初中到现在的好朋友,家是简阳(成都旁边的一个小地方)的。他家庭条件不错,初中就来成都念书,他有一帮铁哥们儿在简阳,家庭条件也不错。后来因为我和他关系特好,所以也和那帮简阳的哥们儿很熟悉了。这里先要普及一下,在成都的话,我们关系最好的几个平时不怎么谈钱的,虽然不是说大方到谁请客都无所谓,但是50,100的钱大家谁也不会记得。但是每次我去简阳,绝对是我掏钱用不出去的。请客吃饭一定要去最好的(海底捞总店!全球第一家!),住也得住那最好的。但是不管我好说歹说,他们几乎是不会让我掏一分钱的。我大概从初三毕业到现在去过3次,每次都吃他们的睡他们的,弄得我非常非常不好意思。但是确实很无奈,怎么掏钱也没法掏出去。

总之,有些人的热情也让人困扰。弄得我现在都不好意思去他们那玩了。

4

一次叫同学帮我在淘宝买东西(就是简阳那个,他平时在法国,当时正好有事回国),买了个100左右的。我说:只有下次回成都给你钱了。他说:没事,以后去网吧你请客喝水(我们去网吧第一个到的总会给每人买一瓶水)。当时我就感动的内牛满面。

5

关于¥这个东西,我还没有因此跟别人闹过矛盾,自我感觉还算有点情商。至少我的心得是这样的:

1. 尽量自己吃点小亏:比如说两个人一顿饭110,AA不一定都有55,所以我宁愿多给一点,比如60.

2. 遇到钱算的很精的人,最好也跟他算精一点。这种人基本不会占你便宜,但是也不喜欢你占他便宜。反而,你要想自己吃点亏,他还说不定不愿意,他会觉得你是有所企图。

3. 其实更多人也真心不介意那绝对的公平合理(至少我身边朋友是这样的,我觉得这点很看朋友圈,相互之间会互相影响),所以我最喜欢的方法就是自己吃点亏,然后给对方一个台阶请回来。比如说像刚才那种情况,我给60,然后说,下次你多给点。

4. 遇到那种老是喜欢占便宜的人,要么就尽量回避他,要么就给他算清楚。

6

我觉得很重要的一个问题,也是我们经常犯的一个毛病,就是我们总喜欢把自己的喜好或者习惯想当然的强加于别人。

比如说我认为朋友间钱这种东西差不多就行,没必要算太清楚。我就很容易也默认其他人也要像我这么想。于是当其他人把钱算的很精的时候,我就会觉得“你这人这么这样”。

实际上这些东西没有什么对错,大家观念不同而已。你觉得应该算的清楚点,那行,我们就算清楚点。

 

忧桑

《春娇与志明》

今天看了《春娇与志明》,还觉得听忧桑的。

虽然故事是讲爱情,按理说是我不太兴趣的话题,不过因为前半段笑点很多,后半段又很值得思考,所以我觉得整体来说是很好的电影。

中间的内容我就不想多介绍了,唯一我很不满的是结局,我总认为志明和春娇不一样在一起。

在他们各自经历了另一个人之后,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感情,也许会有更多的成长,但是他们并不是合适的一对,而产生不合适的根源没有解决。和好之后又能在一起多久呢?也许这是在为下一部《志明与阿娇》或者《姚明与春娇》做铺垫吧。

引用豆瓣上几个我比较喜欢的评论:

显然,这是男人们对女人最美好最典型的想象,她最好有空姐的美丽外表,又完全不爱名牌不爱钱财,只有拍拍照片这种花不了大钱的爱好,到你面前,又是一副俯低做小的旧式奴婢样。

于此同时,春娇也找到了最理想的老公,不介意她给他戴绿帽,永远都站在她背后,等她需要车载车送的时候,开着一辆路虎过来。光凭这两点,已经觉得这男人是不是没有性行为能力?这个典型的好男人,还喜欢养狗,喜欢有一个家,非常想要给她一份安全感。这种女人都不相信会有的男人,出现在电影里大概只是为了跟女观众们说明:看,好男人是不是很没意思?

不如看看现实是怎样的。像志明这种渣男,我认识得太多,个个是狗改不了吃屎。他心地不坏,甚至很善良,情智双残还不自知,杀伤力绝对大过真正的歹毒之人,全世界的倒霉事都是这种人干的。他的确很爱春娇,爱到跟杨幂分手时,还要详述他对春娇的爱有多深,理由是“我觉得不该不明不白的走掉”,那你为什么就没觉得自己是个傻逼呢,(春娇竟然也做了同样的事,妈的)。他承诺这次给春娇一个新的自己,可当银幕暗下,故事若还能延续,据我多年行医经验观察,他会在三个月之内把春娇气得半死,再把春娇的狗逐出家门。这种男人也会成长,但多是因为岁月的磨砺,为了个女人?开玩笑,他倒是想,但他能吗?

不管怎么说,我觉得他们两个在劈腿之后也该有个了结,空姐和光头男才应该是更合适的归宿。

劈腿

说到劈腿这个话题,我总认为能接受女人劈腿的男人(光头男)比能接受男人劈腿的女人更伟大(空姐)。虽然这么说有点大男子主义,也很不公平,但是我觉得当前社会的现状就是这样。我记得以前跟别人讨论的时候,被指责这种说法双重标准:凭什么准男人劈腿就不准女人劈腿?当然,这句话并没有矛盾,尤其是现在女权兴盛的时代。只是我认为在这方面讲究绝对的公平没有必要,男人女人本来就有太多的差别,我们不可能要求全世界女人都跟男人一样养家(不管怎么说,目前男人还是养家的主题),同样在其他方面也不能要求男人。社会给了女性更多事业上的宽容,同样也给了男性更多感情上的宽容。从这个角度上看起来,也是公平的。

话说我虽然在感情上做了不少坏事,唯一没做的就是劈腿,甚是可惜。对于劈腿这种行为我没有经验,也很难谈论到底会造成多大的后果,给对方造成多大的阴影。不过我一直把自己定位为“一定会劈腿”的男人,所以这种事情对我来说也是时间上的问题 🙁

分手

英国妹子在跟我分手的时候,说她感觉不到我关心她,觉得她也没法理解我,没法让我开心。

说“没法理解我,没法让我开心”,是因为她觉得她做了很多事情,我有点无动于衷。其实这一点很好理解。

自认为我是一个比较内敛的人,很少去公开明确的表达一些感受。举个栗子,看我校内或者微博,我经常会去分享一些东西,或者讲自己一个经历,但是我很少很少会说:“我今天很开心”,“我今天很忧伤”。同样,评论一个事物,我最喜欢的词语就是“还行”。基本上从2分到7分,我都说“还行”。8分、9分说“不错”,只有最极品的东西我才会用很激动的词语去形容。其实这是我一个很大的毛病,别人付出了,当然希望能得到肯定,我却很难去传达这种肯定,以至于别人觉得“明明我做了你很喜欢的事,你怎么一点高兴的感觉都没有”。这点真的应该像美国人学习,他们一点都不吝啬自己的赞美。很小的一个成就、进步,他们都会说“great”。记得上周做完presentation,我走出教室,同组的人老远就对我说“Min, great job!”当然,不管到底有没有“great”,这种反馈都是很积极的。

炮友

为什么世界上有“炮友”这种关系存在呢?因为大家有这种需求,心理的、生理的、短暂的、长期的。

“炮友”这个词给人的印象,更多是贬义的。大部分人认为它是指纯生理上的关系,但是实际上,纯生理上的炮友绝对是极少数。一个女人如果能完全因为生理需求跟一个人上床,那她一定要么如狼似虎要么如饥似渴。

而纯心理上的“炮友”,我们有些更儒雅的名字:闺蜜、基友。如果把“炮友”当作关系的一种阶段的话,那么就叫“暧昧”

所以我想说的炮友,是指生理心理都有的。要说这个,又要回到“男女之间有单纯的友谊吗”这个问题。我认为每个人对“单纯”和“友谊”的一定不一样,没有必要从什么理论上去讨论到底有没有“单纯的友谊”。更多”单纯的友谊“或许只是因为没有合适的契机。你总不能因为怕男人们惦记着你的身体或者因为女人们惦记着你的财富,就去刻意回避。

另一个角度,人都是不知足的。即使目前是单纯的友谊,总会有人想去超越它,打破这个界限。但是显然,谈恋爱的是种非常高风险高回报的投资。中彩则幸福一辈子,两个人共同到达爱情的彼岸;但是如果失败,很可能连最初的朋友也无法维持,最终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而炮友相对是种温和的冒险,不仅可进可出,还可进可退,有人能通过这种关系终成眷属(比如我的室友!),当然也有人不仅耽误了青春,还无疾而终。

总之,有期待就会有失望;站得高看的远,同样摔得也惨;想快乐就要敢于承担悲伤;怕受伤就只能去做一潭死水。

Anyway, 我总归是相信“有付出必有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