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omnia

前段时间大概是噩梦做多了,精神忧郁、思想消极、生活堕落。最近想开了很多,前两个毛病都好多了,唯一就是生活堕落。最典型的状况就是,晚上睡不着,早上起不来。

这两天看到一个大学同学在人人上发帖问哪儿拍婚纱好,当场就震惊了一下。继续看下面的留言,貌似他们打算国庆领证,明年三月酒席。就我所知,这是她第一个男朋友,貌似从大三快结束才开始谈的,就这样马上就去领证了。这种勇气和效率,实在是太让人折服了。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初恋就谈到这种地步是不是好事。虽然这种故事很圆满,很符合“爱情”的定义,但是我总归觉得两个都没有经验的人,谈了2年就决定结合一辈子,是不是太仓促了一点。不过换句话说,可能正是没有经验,才不存在诱惑和挑剔。反而越是经验丰富的人,越容易嫌东嫌西,这么挑剔反而找不到好的对象。

到了这个年龄,似乎对感情方面的事情特别敏感,我也特别爱关注身边朋友的情况。老实说,我身边还是有很多经历各种坎坷,在一起很久的情侣。每次问到他们的情况,还是觉得自己很羡慕他们。但是也是这几个晚上我蛋疼老是是不着觉,我才想到了自己为什么会“羡慕”。

我认为身边的朋友能长久在一起,即使有坎坷有分过手,但是还是互相不离不弃是一种很圆满的事情。确实,这种坚固的感情很让人期待和羡慕。但是如果设身处地的想,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从明天开始就从一而终,到底会怎么样?我的第一反应是:害怕。想想自己现在22岁,从现在开始就要永远的面对一个人,这种事在别人身上很美好,到了自己身上,似乎怎么也和“浪漫”“圆满”连不到一起。前两天和黄哥交流,他说他妈现在催他找个女朋友,原话大概是:反正你结婚是28、9岁的事了,但是你现在还是得找个女朋友来照顾你。于是我就打算介绍一个同学给他,但是他一听说我要介绍,又觉得不靠谱了,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我觉得现在自己还没耍够”。也许这句话真是说到我的心坎上了。

这种心态大概从高中就有了。记得当年懵懂的时候,妹子问我要念哪个大学,我说不知道。于是妹子自言自语地说:到时候我才好跟你报一个大学。用稍微夸张一点的形容来说就是:我当时惊出了一身冷汗。那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大概是:天啊,上大学还要在一起啊。当时还年轻,确实没有想过太远的事情。觉得计划一下下个周末怎么过已经到头了,干嘛去想什么将来。

后来上了大学稍微知道了点将来,那时候是会想想是不是谈的好就结婚什么。但是那种想,完全是白日做梦的想法,也就是说还处于幻想,意淫阶段,也不是真正认真的去考虑。

再后来,有一个妹子经常跟我谈将来生孩子什么的。一开始我还觉得挺好玩,想到自己也有当爹的那一天,还蛮搞笑的。结果她说的越多我越觉得不对劲—好像不是开玩笑,是真的在考虑这个问题。我记得那一天我又“惊出一身冷汗”,天啊,生孩子,让我当爹!直到现在,我都还对这个话题过敏,总觉得这些事情离我还多么多么多么的遥远。

所以,看到同学马上就领证,我也算是挺感慨。大家同样的年龄,已经快跨入人生不同的阶段了。

现在反省一下,我所谓“羡慕别人长久”,“渴望安定”这些想法,这是跟那些留美中国人天天说“想回国”是一个道理。正是因为做不到,才会说出来。真正想回国的人,早就回国了;真正渴望安定的人,早就去领证了。只有我们这种半罐子,才会天天把这些话挂在嘴边。

最近另外一个想通的事情,就是“感情期望”这东西。

也是前两天和一个初中同学聊天,听她说相亲这回事。有些人见一面就觉得“这人不行”,有些人见一面反而认为“嗯,挺有希望”。我自己从来没有去相过亲,一直以来基本上都是同桌恋爱或者同学自由恋爱,那种校园里面的感情确实很简单。但是现在已经没了这种环境,所以怎么能从短暂的见面中得出对方是否能发展结论,确实很重要。想想自己单身的时候,还是经常会从自己身边的女性朋友中罗列几个出来,但最终也不了了之。正是因为大家已经成了朋友,相对已经很熟悉,平时相处又是保着朋友的心态,反而没有了这份“感情期待”。然而对于那些相亲的陌生人,大家都只是一知半解,反而互相之间神秘的东西更能让人产生这些期待。

所以我越发的理解相亲这种事了,稍微设身处地的想想如果自己去相亲,碰到一个长相还不错,性格也ok的女生,是会有那种“赶紧发展一下”的想法。这种新形的恋爱方式,貌似也挺有趣的。

另外我一直在想,到底应不应该给我喜欢的人、或者说我准备发展的人看我这个博客呢。我其实是非常赞同那种“有些话只能给陌生人说”这种看法。如果为了两个人更好的在一起,显然我那些邪恶的想法不能暴露出来,这些大概也都属于男人间的话题或者是不能说的秘密。但是另外一方面,要想两个人互相了解,又确实需要各自坦诚很多看法和见解。总之,我还是喜欢开朗的女生,最好是哪怕知道我内心很坏什么的,也能把这些选择性的忘掉。那些乐观开朗的妹子对我也特别有吸引力,就像我以前说的,我觉得一个女生有一脸漂亮的微笑,是非常非常吸引我的东西。说到开朗,不得不提到“嘟嘟噜”这一角色,现在嘟嘟噜已经成了我的短信铃声,每天闭上眼睛必然会想到嘟嘟噜的萌点。

可能这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吧。嘟嘟噜~

你男朋友若不举,便是晴天

今天第一次醒是七点,躺床上撸了一会儿ipad觉得没什么睡意,可惜看视频又卡只能再去咪一会儿。一咪再醒来一看已经到了12点40,这是我回美国起得最晚的一次了。

总结一下回美国这20天做了什么,基本什么都没做。一周花很少的时间应付了课程,再花点时间稍微编编程,其余都在打游戏、看动漫。机场买的书堆在角落基本就没翻开过,简历没有更新,工作也没有看,学习毫无热情,和我爸的关系丝毫没有改善,更重要的是我也没有想过要去改善。一觉睡到快一点,我丝毫感觉不到自己哪儿有“在美留学高材生”的思想状态。

回来20天,头发倒长不短,耸得要死。看着胡子一天一天长长,就像是赌气一样,我就是不想去刮掉。这两天看到镜子里面自己的形象,实在是有种无力回天的感觉。那种时候就经常问自己,到底为什么变成这样了。

自己高中的时候,算是敢爱敢恨。那时候有自己喜欢的人,更重要的是自己知道自己喜欢她,也认为自己和她有希望,有期待,有将来。那时候说喜欢,更多是一种骄傲,一种想去追求的动力。现在叫我说喜欢,我只觉得喜欢有个蛋用,现实太多,喜欢不喜欢往往只能靠后站。甚至说出口的喜欢对别人而言只是一种负担,一种以爱的名义造成的伤害。以前上QQ会很在意那个人在不在线,没事就ctrl+alt+z看看某个头像是不是亮着的。一到晚上,手机必定是开到最大声,深怕错过了一条短信,睡觉的时候也老是纠结手机放枕头边会不会太多辐射。但是,那个时候收到一条短信的激动,真的是很难用语言来形容。现在QQ越是关注的人越是不敢去看,深怕又改了条什么状态自己看了自讨苦吃。手机早就丢在一边,反正也没人发短信,别人发了短信我还不一定爱回。初中高中的时候,在寝室里面就哭过,当着别人的面。那时候根本不会考虑什么自己是不是太脆弱了,也不会觉得哭一下有什么丢脸。到现在,哭什么的事情,真的觉得太sb了。不管怎么说,觉得自己现在没了激情没了梦想没了追求什么爱的心思。真是很难说,为什么自己成这样了。

记得上了大学以后,跟家里面联系就很少。偶尔我妈打过来电话,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过得开心点”。每个阶段、每个年龄都有自己的烦恼,初中怀念小学,高中怀念初中,大学又怀念高中。结果等到现在毕业,大家又开始想念自己大学的生活。总之,到现在,我认为除了初一的大部分时间和高一的某些时间,我整体而言还是过得很开心的。在国内的两年多的大学生活,也是高兴大于难过,但是来美国这么久,我实在很难界定自己过得开不开心。

简而言之,在美国最开心的事情就是买东西,尤其是收到东西打开那一刹那。其余事情,真的就很难谈得上开心。上课累得要死,事情又多;这边没有什么朋友,喝喝酒都没有人;妹子?呵呵。但是其实这些也都还好,有一个最可怕的事情,我现在总算是体会到,体会到了该怎么用语言去描述它。

最可怕的事情,就是:“曾经最好的朋友/最喜欢的人/最熟悉的人渐渐的变得不是最好/不是最喜欢/不是最熟悉,他们/她们逐渐走向了自己的新生活,一个远离你的新生活”。

QQ上,经常可以看到曾经的好朋友又改了一条甜蜜的状态,谁谁谁又认识了新的谁谁谁。微博上,总会有人说些甜蜜的话,再去安特另外那位。看着别人秀甜蜜,我总会莫名其妙的羡慕或者嫉妒。但是有人安特我的时候,我却又没法体会到同样的感觉。过去那些和我一同高兴一同难过的朋友们,都认识了新的人,有了新的开始。那些我喜欢过的人和喜欢过我的人,也都有了新的人。回头想想我自己又是什么样,没有长久恋情带来的安稳,也没有认识新的谁。打了5年多的dota还在继续,5年前喜欢的人,已经好久不见却又不如不见。博客的名字还是叫One Love For You,只是现在的You到底是什么You,who knows?who cares?到现在,喜欢什么真的说不出口。不过确实以我的状态,突然跑去过说个什么喜欢,反而会吓人一跳。

现在,我认为自己太缺乏一种“归属感”。在外地上学的同学,大部分想在外地工作,或者找机会留在外地。在国外的同学,很多也想留在美国,把自己的目标定在移民上。但是,不知道是因为我转学太多的原因还是什么。我没有想“留在这”,并且为此奋斗的动力。留在美国,这点是我自己都否定了的。留在上海?貌似没有什么动力。留在成都?又有些不甘心。我希望能有一种力量,比如说谁告诉我“成都是你的家,你应该回家”,来帮助我决定我的将来。

现在这种状态,真的很难过。 猴子的伤口那个故事,又激励着我要把困难伤痛什么的自己hold住。于是不敢在微博,不敢在人人,不敢在豆瓣,不敢再签名,只能在个人说明里面悄悄做个标记以明心智。

真的,据说不改签名的人都过的很好

昨天又做了几个扯蛋的梦,居然梦到我带领一群小小强,去打一帮大小强。

噩梦

时差倒过来了,噩梦又来了。

感觉我噩梦是分阶段性的变化主题。小的时候我胆子小,经常做的噩梦就是妖魔鬼怪什么的。印象中最深刻的两个噩梦,一个是梦到自己被空投到了一个荒山了,山上全是鬼什么的;另一个是梦到自己在一个什么虫洞里面,里面有条大虫子。到后来,尤其是高中和大学的前期,最常梦到自己从高处掉下来,或者自己在摇摇欲坠的建筑上。到现在,尤其是来美国之后,噩梦就变成了从飞机上掉下来。我还记得可能是初中或者高中的时候,就梦到过一次飞机掉下来。在那次过后大概1,2年,具体时间记不清了,但反正应该是挺久之后,我做了一个跟那次一模一样的梦。其实我偶尔就会梦到以前做过同样的梦,或者说是同一个梦的续集,想想还挺有趣的。

说到飞机失事,大概是今年年初,我就梦到了一次飞机从空中直接坠下来。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在梦里面飞机碰到地面的一瞬间, 我立刻就惊醒过来。虽然当时是睡得迷迷糊糊的,但是我能感觉到我身体上有很明显的应激反应。相对来说,昨天梦到的那个飞机失事就有点搞笑了。我梦到飞机在快降落的时候出了故障,按照一般噩梦的场景,本来应该是急速下坠然后我从梦里惊醒。结果这次我居然梦到飞机摇摇晃晃的成功着陆,我也完全没有从梦里惊醒。虽说最后结局怎样,我是怎么醒来的不记得了,但是我还很清楚的记得当时安全着陆的一幕。

相对昨天做的另外一个梦,就很恐怖或者说令人绝望了。另一个梦跟电视剧“Breaking Bad”里面情节很像,只是主角换成了我。梦里面的内容都是很零碎很离奇的,很难用语言描述,大概情节就是我得了癌症,梦里面医生说是“胰癌”什么的(虽然没有胰癌这个东西,只有胰腺癌),总之是个不能做器官移植的癌症。这种已经是不治之症,于是在梦里面,我很平淡的去问医生到底还能活多久。那个医生却一直很积极的向我宣传一个什么手术,我当时就特别烦躁,我只想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最后会不会卧床不起,根本不想去做什么手术。我实在是不想听他唠叨,就问他能不能安乐死什么的。医生听到这个突然就严肃了下来,然后很忧伤的对我的想法表示理解。再后来我就回到了家里面,整个人就特别特别的暴躁。这种感觉是最可怕的了,明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挂了,却无能为力。完全就像是死刑犯知道了自己的死期,苟延残喘坐着等死。梦里面我绝望的感觉,真是太真实了。之后我大概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梦里面那个“得绝症的我”也能有点意识到这是“真实的我”的梦。但是就是因为这种“对死亡的恐惧”传染到了“真实的我”上,我当时真的已经无法分辨到底是不是在做梦了。

总之要说恐怖的梦,我还真做了不少。但是昨天这个梦里面的那种“绝望”,真的是太真实了。

我真是不清楚,只有我会做这么多噩梦嘛?还是说我总能记住这些梦?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特别爱做梦的那种,我甚至感觉做太多梦已经影响了一些现实生活了。比如说现在回忆起我小时候的一些事情,有些我都无法确定到底是真实发生过,还是只是自己做过的一个梦境。这真是太可怕了。

随感

这次回国一个月,感触颇多,慢慢在这写点自己的想法。

天气


这是我最先体会到的。从小生活在成都,在我注意到的时候,成都就是一直的阴天。虽然成都的夏天不算特别热,但是永远是难得见到太阳。天上的云永远是那么厚,大部分的热天也是完全的闷热。不知道是因为盆地还是污染,总之蓝天很少很少能见到。大学到了上海,很大的一个感触就是上海经常能见到蓝天。虽然说感觉上海的夏天比成都还热,但是总归太阳晒下来的感觉,会比闷热要舒服那么一点点。后来到了美国,才体会到国内那叫什么天。这边大部分时候都是非常非常蓝的天,真的是让人心旷神怡。

这次回国估计也是运气不好,在上海的几天全是阴天,也是没有见到蓝天。回了成都更倒霉,正好碰到附近有地方在烧秸秆,天气污染的不行。整个白天都不能用“阴”来形容了,完全是雾蒙蒙的,能见度很低。记得当时在天府大道上,本来是一条大路让人感到宽广和大气,结果低的可怕的能见度完全把这条路变得阴森森的。另一个印象就是有天晚上回家,大概已经11点过,下了点小雨。本来这种环境也是我很喜欢的,但是真的能感觉到晚上的天都黑的不彻底,远处甚至是灰蒙蒙的,空中的颗粒把黑暗都给盖住了。幸亏我鼻子不敏感,感觉不到空气糟糕对呼吸什么的影响,不然像别人一回国下飞机就能感觉到不同的空气,这才叫可怜。

还有件有趣的事情:出国前我一直不知道开车和墨镜有什么联系。到了美国才发现有太阳的时候基本都需要戴墨镜,不然阳光射下来眼睛都睁不开,根本没法开车。后来仔细想想,原来成都那个天基本不会有这么强的阳光,所以我才从来没有意识到开车需要什么墨镜。

 


现在对车越发的感兴趣了,这次回国也很留意了下。国内宝马奔驰奥迪的数量多,这点也是早就知道不多解释了,基本这三个牌子已经到了遍街都是的水平。可能与美国最大的区别就是国内大众很多,甚至在上海别克也多的夸张。在美国大众基本只有甲壳虫、别克更是基本没有见过。好歹别克是美国的国产车,居然还没人买,这点倒令我很惊奇。国内的奥迪和宝马基本是一个数量级,但是在美国宝马挺多,奥迪却基本没有。同样,在美国Acura、雷克萨斯、因菲尼迪很多,这三个牌子在国内却很少。确实从车就能感觉到目前国内还是富裕了,至少是富的人更富裕了。本来国内工资就少,车也贵的多,但是好车一点不输于美国。

关于国内车贵,有个很好的例子。我很喜欢的Infiniti FX35,在美国$43000-$46000左右,还经常能见到人开。到了国内几乎没有看到Infiniti的车,还挺失望的。结果突然有一天看到一辆FX35,就跟妹子说等将来有钱了一定要买一辆。当天回去上网一查,国内是80W起,瞬间就怂了—整整是3倍啊!按美国我们专业本科毕业一般年薪能有6W-8W,这样税后一年多净收入基本刚好能买一辆。国内呢?按我同学在上海的平均税后收入大概月薪能有3500,这样算年薪能有5W左右,按80W的车来算就是16年。实在不得不说,这就是移民的诱惑。

之前一直有传闻:人生的赢家们会开宝马奔驰去川师(四川师范大学),摇下车窗载上一个妹子去共度良宵。甚至我有个哥哥愁容满面的跟我讲,当年他在大连念大学的,有个喜欢的妹子是东华(服装学院)的。那是懵懂无知的他坐着火车去东华看妹子,结果到了妹子楼下就发现楼下全是好车,想到他还是自己纯屌丝,当时连表白的勇气都没了。总之这次回成都,正好有一天我要去川师和同学吃饭。同学告诉我,他们川师那个分部很淫乱,要不要叫我去看看。我立马就答应了。当时我开的一辆X1,接了同学就在学院乱逛。本以为春宵一刻值千金,结果发现路上的妹子鸟都不鸟我一眼。后来仔细观察了一下,才发现现在开进川师的都是卡宴一流的车。

未完待续


本来还有很多想写的,结果过了那个时间就没灵感了。

果然博客这东西还是随一点好,憋是憋不出来的。

 

铁人三项。

从北京时间3号早上10点起床,到5号临晨4点到家,中间42个小时几乎没有合眼。

42小时中,纯飞机上的时间是16小时,其余基本都是等待。期间看了20集《叛逆的鲁鲁修》,5集《权利的游戏》,1本《人物》,1本《名车志》,1本《男人装》,1本东野圭吾的《新参者》,《荣格自传》看了很少一部分。

这种旅途实在是太难受了,最后好不容易飞到了我们这边,结果我爸又去出差,把车放在机场我自己开回去。

每次在这种一个人长途跑折腾的时候,就特别羡慕那些成双成对的人。大概就是因为旅行更能让人感觉到孤独。

总之现在累的跟狗一样,打一炮的力气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