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祸躲不过非常非常精确了描述了这个情景。

刚来美国的时候,我怀着以礼相待、和和气气的心态和我爸一起住。虽然不能说像其他家庭一样其乐融融,但至少也能坐在餐桌上一起吃个饭。

很可惜,不知道是因为观念还是智商上的差距,我发现坐在一起吃饭承受的痛苦和压力越来越大,尤其那种越交流越不爽的感觉让我实在没法和他继续住一起。于是一学期以后,我随便找了两个同学,去外面的apt合租。当然,是个正常人都会不理解,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放着家里的house不住,要去外面交钱住个小强遍地爬的apartment?幸亏家丑不可外扬这种道理我还是懂的,所以这件事我官方对外的回答是:家离学校太远了,不方便。

不住一起当然对他的不爽就少多了。 那段时间为了维持正常的父子关系,我每周得回去吃个饭,维持一下最基本的交流。理论上来说,两个人多了交流才能相互理解,再远的隔阂也会慢慢消除。可是真不知道为什么,现实却是越来越相反,我越和他交流,我就越讨厌他。哪怕是这种每周一次的吃顿饭,我都觉得很不开心。

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今年初我刚才纽约回来的时候。因为要还车,所以他要接我回家,就在从租车公司到回家的可能10分钟路程中,我已经浑身冒冷汗了。很难解释这个理由,大概是因为他说的话让我非常非常不自在、也可能是非常非常尴尬。总之一个很好的形容就是: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也就是第二个月,有一次我吃饭的时候,因为一件事就彻底愤怒了。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再也不回家吃饭,也决定再也不用他的钱。有件很搞笑的事情,每个月他都会妄图把支票给我(以前他每个月会给我生活费),我可以体会,可以肯定,他每次掏出支票给我的时候,肯定是觉得希望用自己的行为打动我;可惜,现实是我每次看他掏支票的时候,就觉得他在挑战我曾经说过的诺言,他在侮辱我。

总之,这就是代沟。这也就是我想表达的这种“不知道是因为观念还是智商上的差距”的哦东西,让我们越交流越疏远。

总之总之,从那之后,我连最基本的交流也尽量和他避免,为了就是至少能表面上和平的离开美国,不要出什么乱子。后来6月我回美国,大概去接送了他4次,这几次开车我就尽量不去听他说了什么话,也不去回答他说的话,就是希望能和和气气的度过这几个月。

因为我去年的apt是8月签的,所以到了7月底就得搬出去。正好他7月底回国开会,8月初才回来。我也抱着侥幸心理,觉得就一起住几天,怎么也混过去了。甚至为了尽量减少我在家里面呆的时间,我每天都出去吃饭;16号的飞机,我也不想让他送,就15号跟同学去机场,再在机场外面的宾馆住一晚。

可惜啊可惜。就跟有美国人怀着侥幸心理不买医保,结果生病生的倾家荡产一样;就跟有些人觉得不带套射里面不会怀孕一样;就跟电影里面所有干完最后一票/最后一炮就收手的小混混一样。命运这东西就爱这么整你。

过程我就不想多说了。总之我今天收拾好了所有东西,滚出了他家门。本来想一气之下开到孟菲斯,住3天直接飞走,车就丢那不管了的。后来理智还是告诉我,做人不能太绝了。总之我这两天都住在隔壁一个市的宾馆里,今天写完这篇博客睡觉,明天收拾收拾,后天再去孟菲斯住一晚,在后天就开始毕业的旅行了。想想前途还是很美好的。

开过来的途中,一路上我都在想,我是应该难过吗?应该高兴吗?应该觉得自己很凄凉吗?应该为自己前途担忧吗?

说凄凉,今天雷鸣电闪,大晚上把房间里所有东西,大包小包往车里塞。不请自带的去同学家打dota,顺便问问看谁家能方便多住一个人。当然,依然家丑是不能外扬的,官方理由是:家里面杀虫,不能住。说出来我自己都觉得扯蛋了,杀个什么jb虫家里面两天不能住人?可惜在这边也没有什么靠得住的朋友,还是老老实实在蹭网在隔壁城市定一间房住两天。这种感觉,不知道是不是电影里面那些“有家不能归,有妻被人睡”的感觉。

说高兴,以前我总是不能彻底的断绝这种关系。我仅有的一点良知还是总在提醒我:不管怎么样他是你父亲。现在我仅有的良知也死绝了,我也不必为“父子不相认”而感到内疚。反而,我很开心,也很希望将来有一天在微博上发一条状态“他是我爸,老子操他妈”。这种感觉就像你工作的时候领导欺负你,你默默不过那吭气。等你辞职,一把火把领导他家烧了的感觉那样。真的是无比的释放情绪。

公正点来讲,不管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我都不是世界上最倒霉的那个人,我得到的东西依然比很多人要多。抱怨的话,说这么多就够了。我自己也不是那种失个恋就去安妮宝贝,天天就在微博上醉生梦死骗点母爱的男人。与其示弱去博取同情,不如争做强者高高在上。总之对我爸和对这件事,我已经得出了最好的总结:”I’m done with him/this.”

Tomorrow is another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