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岁

照例,一年一次的年度报告又来了。开始动笔之前,也回味了一下从20岁到22岁的三篇报告。总的来讲,每次回过头去看以前的生日笔记,都会觉得自己曾经太年轻,太嫩。一年的间隔,虽然不敢说对我造成质的改变,但是也确确实实的影响了我的方方面面。

要用一个词来概括我22到23岁这一年,我想应该是“突变”。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应该是才考完GRE,正到处在网上看学校的信息,准备申请第二批次的master。那时候虽然已经开始有点讨厌美国的生活,但是还是觉得自己至少会坚持读完master,甚至在美国待够5年拿到公民再说回不回国的事情。那时候最大的烦恼还是GRE成绩太差,害怕申请不到好的学校。

好日子没过多久,圣诞假期去纽约玩,虽然旅途是很愉快,但是突如其来的牙疼真是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那段时间每天几乎都要开8小时的车,刚开始还可以靠止痛药坚持一下,基本在药效期间牙疼的感觉很小。但是到了纽约那天,真的是止痛药毫无作用,痛的晚上都没法睡觉。那个凌晨也是第一次自己开着车去emergency看了病,花了几百刀,医生给了几颗阿莫西宁再让我天亮了去看牙医。那天正好是2012年1月1日,在我看了牙医在嘴里割了一刀之后,又默默的开车回宾馆。这种悲催与凄凉,实在是不想多去回忆。

总之,从纽约回家之后,我与我爸的关系就每况愈下。在那个三月份,终于因为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引爆了矛盾。大概也是那个时候,我也突然决定自己不去读master,毕业直接回国。这件事虽然说起来就这么简单,但是实际上对我造成的影响,不亚于我当年突然决定来美国。其实要不是这么一个契机,我估计那时候还会为读master的事情、要不要留在美国发展的事情纠结烦恼。但是正好是因为我们闹翻,正好因为我那时候“冲动”的决定,让我发现事情突然就豁然开朗了。用个不太恰当的比喻,那时候的我正好在一个路口,不知道该往东还是往西。在我分别朝两边观望,发现两个方向都有好有坏的时候,突然一个人跑过来告诉我说:西边的路被封了。看似我没有了更多的选择,不过这时候的我再往东边的路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少了顾及,也看得更远。总的来说,至今为止我都非常非常满意当初这个回国的决定。这也是我22-23岁间第一个“突变”,甚至可以说这是我将来几年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突变”。

另外一个“突变”,对我来说就没有那么好。

也就是从我决定不读master之后,我爸觉得很失望也很不理解,所以他会一直劝我多考虑一下。不过其实那时候我们的关系就不太好,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挺正常,但是我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也会很刻意的去回避他。也就在这非常非常有限的交流中,我爸大部分话题都会关心我当时申请的master学校的情况。我只是关心申请学校是假,其实他真正的想法是叫我继续念下去。于是我每次给他说了学校的情况,也会特意加一句:反正我也不读了。他每次都明明白白的听到了我说:反正我也不读了,但是他从来也不回应。只是在下次见我时,继续问我学校的情况,要么就再问问我打算去读哪个学校。刚开始,我只当他是智商低,记不住我说过我不念master这句话。到后来,这种情况重复了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就在我要离开美国的前两天,也就是他把这句话从三月重复到八月的时候,我彻底爆发了。那是我要走的头两天,在我卧室里,我爸又问了我一遍研究生的事情,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火气就上来了。真的是有种在沉默中爆发的感觉,我直接用我最大的声音说:“我不读!”。大概他当时也懵了,没想到我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过了一下他回了一句:“Dont talk to me like that”。听到这句话我就更火了,当时我就想操你妈的美国人,别跟老子说英文。幸亏那时候虽然火气上来了,但是理智同样控制住了我。那时候我什么也没说出口,只是默默的开始收拾房间里面的东西。确实,这个“家”我一秒都呆不下去了。

接下来的两天,本来想找个同学家暂时借住两天,但是想到自己本来也没有特别好的朋友,而且这种家丑又不好外扬,就只好去隔壁镇的宾馆住。但是总的来说,那两天状态非常非常不好。本来就因为马上要走,要办很多事情,而且又不住在镇上,只能两边来回跑。总之现在回忆起那两天,就像隔着雾看远方一样,一切都迷迷糊糊的。

23年来,我和我爸的关系从来没有好过,虽然之前也有闹到过冰点,但是也从来没像现在这么坏过。从“家”里面走的那天起,我就决定将来不在和他产生任何关系。或许旁观者会说,毕竟不管怎么他是你爸,他也是为了你好。这个道理我是懂的,我也知道万能的时间总会改变很多东西。将来的事情,我预测不到太多,只是我知道此时此刻,我很恨他。

不管怎样,这两大变故都切切实实的影响到了我非常非常多。虽然说我写出来的内容可能大部分都比较消极,比较悲剧。但是实际上这一年,也有很多积极的事情在改变着我。我也没法衡量从22到23,我是更加的乐观开朗还是悲观厌世,不管怎样,这就是成长。

最后例行惯例,还是总结下恋爱的事情。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讲的,这一年这方面似乎不是很顺利。虽然想到自己挺忧伤,但是身边的朋友也有很多有同样的困扰。今天聚会才听说XX打着打着电话就跑去厕所里面哭,一问原因:女朋友变成了前女友。可能我在这方面比起别人,最大的优势就是更坚强吧。

啊!我的节操!

今天从下午6点干到凌晨3点,我已经没有任何节操存在了。

真是,和朋友在一起非常非常开心。以前的爱恨情仇,全部化为往日的趣谈。没有了当时的幽怨,留下的只是对过去的追忆。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比这更有趣了。

I DO love you all.

睡不着

今天12点到家,基本洗洗就上床老老实实睡了。躺到3点钟,不停地被头疼,蚊子嗡嗡叫影响,怎么都睡不着,干脆就爬起来写点东西。看来夜晚才是创作最佳的时机。

现在又是光棍节,虽然理论上来说没有情人,每天都是光棍节,但是毕竟看到日历上的1111还是颇有感触。广大光棍群众们也需要这样的一天,彼此聚在一起来探讨分享各自的光棍之路。想到朋友们一起聚一聚,喝点酒,其实还很开心的。不过说到喝酒这个东西,喝之前总是会很期待,甚至跃跃欲试。但是等喝多了人难受,又会后悔为什么自己吃多了要给自己找罪受。等休息一段时间,忘掉了当时难受的感觉,就又循环到了想去喝酒的状态。

今年既不是我第一次过节,显然也不是最后一次。有一个段子大概这么说的:自己过光棍节不可怕,可怕的是喜欢的人不过。想到这里倒觉得挺忧伤,虽然我在公开场合老会说觉得自己毛病多多,找不到女朋友是应该的,但是私底下又会觉得很不甘心。其实我知道,再好的女生挑给我,我也会迅速的找出她的毛病并以此为借口说服自己我们不合适。好不容易有个我觉得很合适的,但我的借口又变成了:我不喜欢。

现在说到自己这些毛病,无非是遗憾找不到女朋友。但是如果将来考虑结婚还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就真的是不敢结婚了。说真的,我不太相信有些人结婚前乱来,结婚后反而能安定下来。有很多人都认为自己现在的问题是因为缺乏某种环境的制约,但是真正把他们放到了有制约的环境,也不一定能做好。所以我总担心自己现在谈恋爱毛病多,到了结婚之后还是这样。

昨天看了自己早年写的情感文章,真是觉得很恶心。想想自己当年写的时候那副饱含真情的样子,真恨不得扇自己几个巴掌。可能是因为到现在已经没有那时候的感情,光看着文字就感觉想一个恬不知耻的loser强行给女神表白。总之用很不客气的话来说,真的是很恶心。

唯一一个到现在觉得自己很长进的地方,就是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样的,或者说什么样的更适合我。从以前因为一个人很漂亮就想去追,到现在会考虑她到底是不是适合我的。所以现在经常纠结的事情就是:自己觉得自己挺喜欢一个人,但是又觉得不太合适,不能去放手一搏。

深更半夜,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久了不写东西,果然会生疏很多,再这样下去,博客就不用写了。

日本vs美国[未完待续]

标题起的大了点,意思到位就行了。

毫无疑问,日本和美国都是有趣的国家。在美国待了2年,算是有个比较深入的了解;在日本待了两周,也能体会到一些这个国家的皮毛。如果各用一次词语来形容这个国家、国民的特点,我认为美国和日本对应的词语分别是大气和精致。

概述

美国的大气,最直观的就是国土面积、人均拥有土地面积、人均拥有资源的总量。从数字上来看,美国拥有全球第四或者第三的国土面积(这点有争议,有说中国第三,也有说美国第三)。3亿人口虽然也能塞满绝大部分国土,但是美国却不像中国这样大量人口集中于某个区域。美国东西海岸地区相对中部人口更密集,但是还不到“悬殊”这种地步。况且整个美国陆地十分平坦,山区、沙漠地区都非常非常少,也是更加促进的人口的平均分布。中国国土面积与美国类似,但是可居住面积完全和美国没有可比性,我没有做过研究,但是就我的初步估计的话,美国可居住面积至少是中国的3-5倍。所以我认为美国人、美国文化里面的大气,很多也是源自于这“地大物博”的地理因素。想想从小生活在大房子,大庭院,出门开车也都是大路,又不缺资源,不需要节约,自然会培养出性格中的“大气”。

和美国几乎完全相反,日本国土面积非常小,小的国土面积同样也意味着稀缺各种自然资源。在这么小的国土面积,用这么少的自然资源,日本却养育了1亿多人。况且跟很多东方文化国家一样,日本的城市聚集现象也非常严重。东京、大阪等等几大城市占有了整个国家人口的非常大一部分。如此高的人口密度,也就注定了他们很难跟“大气”这个词汇有太多联系。但是这样一个国家,却能在全世界经济、科技、技术上顶尖,他们更多靠的是现有资源的精用,把每一样东西做到极致。

美国人不仅不节约,更多习惯更像是浪费。就我的观察,全美国,大概90%的建筑里面都有空调。每家每户的house里面,也会装中央空调。本来中央空调就是耗电的东西,而且他们都不会关,基本中产阶级和以上的纯正美国人,家里面的中央空调都是24小时开着的。企业、商场等地方我不知道,但是绝大部分学校里面所有建筑的空调也都是全年无休的。其实学院都是有门禁,比如我们学院到了10点就锁门。之后只有极少数学霸,爱打野战的情侣会选择继续呆在学院里,但是即使这样,空调依旧会保持开着。美国的路灯也是很神奇的东西,很多街道上的路灯同样也是全天都开着,丝毫没有考虑省电这个东西。有着这么强大智能的交通系统,美国不关路灯也只有一个理由:哥电多,懒得关。

农业

坐飞机到美国上空,往下看的景色非常让人惊叹:地面几乎全是绿色,天然的草坪、翠绿的森林,一马平川的田地,笔直的高速公路。也许在一个地方看到这种场景,不会有太多震撼的感觉。但是当你发现全美大部分地区都是这种景色的时候,就不得不发自内心的认识到这样的美国多可怕了。看过一部纪录片叫《地球》【链接在此】,里面有一部分是讲美国的农业。其中一个镜头是从飞机上俯视地面一台联合收割机在收割作物:收割机对于农场,就像网页中一个字对于整个页面。如此规模的农场+高度机械化的工作方式=超级发达的农业。

在日本,由于我去玩的景点也有很多是在乡下,所以也有有幸看到了日本的田地。日本的农田也很有特色,可以说是刚好和美国相反 – 日本农田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小。小时候我也去过国内的乡下,大概知道一块田有多大。日本一块农田的大小,比国内还会小上很多,跟美国比起来,或许跟他们国土面积的差距很相似。日本中部大部分是丘陵、低山地区,火车走在两山之间,一般也会穿过居住区。可以看到旁边的居民大部分都有很小一块自己的田地,这一快田小的来甚至不必他们的房子大多少。真的很好奇他们就靠这么一小块田来养活自己么?

汽车、电子工业【待续】

在汽车上,日本和美国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喜欢日本车。如果没有记错的话,美国销量最高的四个品牌是:1. 丰田Toyota 2. 本田Honda 3. 福特Ford 4. 尼桑nissan。在美国,即使丰田出过加速门事件(链接,其实我甚至很多美国人都相信,这只是美国政府为了保护本土企业,刻意给丰田找的麻烦),也没法让美国本土品牌销量超过日系车。美国人喜欢开什么样的车?豪车肯定是喜欢的。但是讲车型的话,美国人喜欢大排量、霸气的大车。在国内的话,感觉1.4,1.6是轿车标准排量,1.8算大的了。但是在美国,2.5以下排量的车一般都不敢把排量标出来,大部分都是3.0起的。道奇(Dogde,标志是一头公羊的头)在国内非常少,但一直是我认为美国车的代表品牌。道奇的小车排量都是3.6L起的,完完全全展示出了美国人需要的大气。更有名的是他Ram系列的皮卡(truck),这种车在美国南方非常流行。学校停车场里的车基本是1/3轿车,1/3suv,1/3truck。

在日本,几乎很难看到除了日本车以外的品牌。除了德系高端车(奔驰宝马奥迪),几乎看不到其他国外品牌。而且日本车有个很大的特点,就是非常非常小巧。基本上国内QQ大小的车,在日本是最主流的,这大概也是他们“精致”的一种表现。看到车型最多的一款,大概是丰田的普锐斯(链接)。说真的,目前的技术来看,混合动力省下的油钱还抵不过买车贵的那一笔,可是日本人依然如此执着的支持这种混合动力,可见他们的节约和危机意识。

妹子【待写】

其实这才是主题。

生活方式【待写】

城市化

可能说到美国,很多人的第一印象是纸醉金迷的纽约。确实,纽约可能是这个地球上最有名的城市 – 百脑汇的歌舞,古老陈旧却四通八达的地铁系统,第五大道的奢侈品商店,时尚的纽约客。确实,这一切是纽约,但这一切却完完全全不是美国。纽约之于美国,完全不是上海之于中国。上海是中国的代表,但是纽约是美国的特例。

如果你去过美国(除了纽约之外的美国),你会发现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城市像纽约,哪怕是类似于纽约。在美国其他大城市,很难看到高楼大厦,甚至高楼大厦是城市破旧没落的象征。美国第二大城市洛杉矶,很难见到我们想象中的高楼。反而,所谓大,是因为洛杉矶平行的铺开,占了非常非常大的面积。想想如果把上海3层以上的房子全部平铺到周边,这样的上海估计能把杭州都吃了。美国首都华盛顿D.C.最高的楼是国会大厦,也只有八层而已。甚至在国会大厦之前,D.C.最高的楼是当地的邮局。

没有高楼,人口散步在城市周边,自然在美国的城市中,也很难体会到上海北京这种摩肩接踵的繁华。虽说大部分美国城市也有“downtown”这种说法,但是downtown其实也算是一个很抽象的概念,如今住在那里的,只有黑人而已。同样,downtown也是一个城市最危险、犯罪率最高的地方。在美国我印象最深的两个downtown是新奥尔良(New Orleans)和费城(Pennsylvania)。

新奥尔良也是当年被飓风卡特琳纳吹过的地方,虽然这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但是在去往新奥尔良的路上也能感受到飓风袭击的痕迹。新奥尔良的downtown是一个叫french quarter的类似跳蚤市场的地方,downtown最有名的不是烤翅(事实上新奥尔良根本没有烤翅这东西),而是脱衣舞酒吧。记得我是下午4点过就准备离开了,等走到车上快5点,天已经有点变暗的趋势。这时你会发现中午时候还在的白人、游客越来越少,街上黑人越来越多,各种不怀好意的目光打量着你。真的真的非常让人觉得危险。

我去过最恐怖的downtown,还得属于费城。费城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首都,虽然没做多久,但是遗风还在。要做个类比, 大概相当于南京对于中国的感觉。我有幸去过费城两次,第一次是全程开车游览市区,第二次是从费城机场坐火车到费城火车站。因为费城建城早,后来又没落,所以downtown房屋都非常老旧。第一次开车走市区的时候,看到周边的房子很多都是空着,有点鬼屋的感觉。市区到处都是垃圾,没人打扫。偶尔有几户住在市区的黑人,都是开车非常破旧的车,感觉随时会抛锚。房子、公共建筑的墙上也到处是涂鸦。总之哪怕是开着车,我当时都一刻不想在downtown逗留。第二次更刺激,是坐费城火车。因为早就听说费城治安很差,去之前就问了一位在那边念书的同学,费城地铁安全吗?得到的回复是:千万别坐。但是实在没办法,那天我还是硬着头皮了火车。火车上检票大叔倒是慈祥,可惜寥寥无几的乘客都是黑人。铁路非常破旧,火车经过的地方也基本是荒无人烟的。铁路两旁的围墙基本全是涂鸦,大概是最多的几个主题是:黑人hiphop文化、xxoo、一枪崩了警察。总之费城的downtown绝对是让你不想去第二次的地方。

当然,美国也有一个很和谐美满的downtown,那就是拉斯维加斯。拉斯维加斯大概也是美国唯一一个你敢深夜造访的地方。赌城也就是不夜城的代名词,况且拉斯维加斯所在的内华达州,也是全美唯一一个卖淫合法的地方。于是在拉斯维加斯,你会看到各种拉丁裔的小个头青年穿着全身广告的衣服,给你发小册子。小册子的主题只有一个:girl to your room。奇怪的是美国似乎没有站街女这一职业,也可能是因为她们知道按美国的人豁达的话开放,你要敢站街,他也就敢当场办了你。

 日本的市区基本就跟国内一模一样了,反而感觉没有什么好说的。东京市区的夜里一点不比白天冷清,歌舞伎町可能是夜晚东京最热闹的地方。(先科普一下,日本色情交易是合法的,但是色情交易合法不等于性交易合法,例如“本番”行为是违法的!但是问题也在这里,本来“交易”和“ONS”很多东西都难以界定,所以“本番”这种大概算的上很灰色的地带,法律禁止,但是却不好管。)得益于色情行业的合法和黑帮的存在,歌舞伎町是融合了黑白灰三大特色元素的地方。往往游客在日本入关时,都会看到很多黑人,这些黑人在日本都做什么呢?去去歌舞伎町就能找到答案了。要说歌舞伎町和国内发廊一条街有什么区别,可能就是歌舞伎町的服务和顾客都显得非常专业。歌舞伎町外面拉客的一般是年轻的帅哥,高达威猛,会多国语言。他们一般都会日语、英语、普通话、广东话、韩语,轮番的问你到底是来喝酒还是打炮,说到你听懂为止。当然,这里价格不菲,稍具规模的店消费大概是12000日元(800人民币)90分钟。歌舞伎町另外一个特色就是牛郎店,店外面的广告牌上会印着打扮穿着类似“洗剪吹”套装的牛郎,供女性顾客挑选享用。据说牛郎店的消费还会更高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