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一个人好难

最近上豆瓣各种单身小组,看到征男友的最常见要求绝对不是家产多少,智商多少,长度多少,长相多少。而是身高>175或者>180。按照这种狗血剧情下去,我家真要绝后了。

于是我决定等我40岁发达了,征老婆(情人)的条件一定要是胸围C以上。

快递

最近在网上买了很多东西,收了很多快递。

虽然我住的地方没变,但是每次送快递的人都不一样。或高或矮,或年轻或显老,有些会提前打电话来问我在不在,有的会上门直接按门铃。可能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穿着类似的制服,都是来去匆匆。

上海天黑得早,而且冬天风大,吹起来冷得不得了。前两天出去吃晚饭的时候,天已经黑完了。刚下楼就被吹的发抖,干脆把连帽衫的帽子都套上了。远处看见一个快递员骑着电瓶三轮车走在前面,车上的货物还堆得挺高。

在成都的时候,经常和同学晚上喝酒,回到家也是2,3点。半夜坐在出租车上,也经常听到的哥们抱怨最近生意不好,每天开很久很久的车,基本都是疲劳驾驶;成都的交通很差,到处都在堵车。其实到现在,我不记得这些的哥都长什么样,但是我总是记得他们的语气,他们的轮廓。

送快递的也好,的哥也好,我总是觉得自己跟他们很难有交集。我没法体会他们的烦恼,他们也没法理解我的苦楚。我们存在于一个世界,但又没有活在一个世界。可能所有人只有在生命最后一刻的弥留之际,才会摆脱出生,名利,财富的差异,共同迎来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