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在冬季

刚才我妈打电话给我,说我爷爷去世了。这爷爷是我真爷爷,就是我爸爸的爸爸。

不过我也不打算回去。

记得我爷爷(妈妈的爸爸)去世的时候,我妈给我打电话过来,我真的一刹那就懵了。

当时立刻订机票,旁边的同学问我:在看机票啊?我完全不记得怎么跟他回答的了。

至少现在我还经常梦到我爷爷(妈妈的爸爸)。最多的一个梦就是我看着他走,想留着他,但是却无能为力。

我果然是个亲情淡漠的人,注定孤独一生

新年快乐!

今天新年在上海,同学家过的。基友陪着我。

去年新年在纽约,医院过的。TinTin酱陪着我。

今天看完了跨年晚会,我和同学都饿了,果断决定去楼下买点吃的。本来最近上海天冷,担心摆烧烤的人会不会过新年去了,结果楼下摊位无一缺席。

对我们来讲过年过节都是团聚休息的理由,但是他们没有这种理由,至少没办法像我们这样潇洒的享受过节的氛围。

祝大家新年快乐,也祝楼下摆摊的大叔大妈们,夜里打扫街道的清洁工们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