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回国

半夜就是文思如泉涌,睡了还要爬起来写博客。

要说我为什么回国,大概可以举出100个理由,不过这些都不是我今天想说的。我今天更想问一个问题:你追求的是什么?

我认为这是个难的问题,曾经我以为自己想清楚了,但是越来反而自己越迷茫。记得高中的时候,老师为了让我们自己有个目标,让我们每人都在便贴纸上写上一句话来激励自己,然后全班都把便贴纸贴到教室后面的墙上,每天可以看见。那时候我只写了一个单词:Google。从那时,也许更早,我就以进Google为我人生的追求。当然,后来我又多了一个追求就是娶一个日本妹子,这都是后话了,也不重要。

普遍意义上的“追求”,更像海市蜃楼,只是远方一个激励人前进的存在。而我问题里面说的追求,更是像吃香喝辣、游山玩水这种存在于生活中,每天更感受到的东西。

所以这个其实很好比较,留在美国意味着更丰富的物质生活,1000刀的thinkpad,400刀的coach,自我价值的实现,单纯的人际关系;相反,在国内就意味着好吃好喝,朋友遍地,但是也有毒奶粉,皮鞋胶囊天天刺激着你。

总的来说,如果你要问我哪个国家好,我可以毫不犹豫的告诉你:美国好的多。这里更平等的社会,强大的国家实力,相对健全的社会保障都是中国几十年也没法达到的。如果从个人的幸福角度,虽然我无法确认,但是我会认为全美国人的幸福指数会比全中国的平均水平来的高。也许这世界上有两种人最虚伪,第一种是天天骂美国,最后却留在的美国;第二种是天天说美国好,最后自己却滚蛋回了国。毫无疑问我属于后者。

忘了在哪儿看到过很经典的一句话,大概意思是讲:如果你在文章或句子中看到了“但是”,那么在这之前的东西你都可以忽略。

所以在这里我要说:

但是,

哪怕我认为美国好,也不会成为我选择留在这的理由。上文说的那些好,更多是普遍的规律,适用于个体,情况就改变了。

很重要的理由,我认为人生的意义或者说活着的理由,不在于什么社会地位、经济条件这些普世的价值,而在于自身幸福的最大化,也就是说自己追求的实现。当然,钱和地位都是促进幸福的良药,但是绝对不能画上等号。我们很多时候总喜欢以自己的思维替别人思考。比如我们认为傻子很可怜,因为他们笨,总是被人欺负,也不懂得享受人间的乐趣。但是真正作为傻子来说,他才不管你什么股票的涨跌,期货的起伏,他们也许可以玩手指玩一天仍然乐此不疲。这些在我们看来无比低级的趣味,恰恰就是他们的“追求”,是他们幸福的源泉。难道他们的幸福就真的比我们少吗?刘瑜有篇博客文章,讲感情的,大致意思是说每段感情都有一个施虐者和受虐者。在旁观者看来,一定是施虐者占了优势,而受虐者更可怜。但是作为他们本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施虐者必须要从更大程度的施虐中才能感到快乐,而受虐者更多的是精神上的自慰。久而久之,到底谁更快乐,Who knows。

另一方面,我认为追求爱好这个东西,只要不危害他人的利益,也就没有太多好坏之分,没必要上纲上线。在美国,你可以周末郊个游,圣诞度个假,自然是高兴的事情;同样在国内,也可以下午dota开个黑,晚上微信约个炮,丝毫不差。可是有些人就觉得非要是自己的爱好才是对的,别人喜欢这个就不可理喻。记得以前打魔兽世界的时候,有人就拼命升级,拼命打装备;有人就喜欢钓钓鱼,刷刷成就。往往那些拼命升级的“主流”玩家,看不起这些喜欢搞点小情趣的菜鸟,认为他们不懂游戏。其实我就还真好奇了,你们从游戏中获得的乐趣就真比他们多吗?Who knows。

其实关于追求这个东西,我不是想纯吐槽,我是认为很有必要在决定自己将来去留,或者在哪儿找工作的时候好好想想这个问题,到底哪种生活方式更是让自己满意的。之前也看过一篇文章,说面临选择的犹豫,不是无法决定自己更需要什么,而是无法割舍做了选择后所失去的。不管怎么说,完美的结局是不存在的,只能在差和更差中选一个相对较好的。知道自己要什么,更能帮助自己做好决定。

来美国,学到的很重要的一个东西就是open mind,对任何事物要怀着乐于接受的态度。哪怕一样东西你不喜欢,你可以说我现在不考虑它,但是如果要彻底完全的否定掉它,就不妥当的。所以我认为面对哪怕自己不喜欢的东西,正确的态度就是:唔,我现在不喜欢这个,但是将来也有可能我会改变。曾经在我高中和大学的时候,一直认为自己肯定不会来美国 – 但是最终我还是来了。在我刚来美国的时候,我认为我至少会读了个研究生再说要不要回去 – 但是我现在已经决定回去了。这种态度往好处说就是适应能力强,往坏处说就是反复无常。不过不管怎么样,我认为越是往后越不应该一棒子打死一个东西。不如就给它一个苗头,让它自由发展吧。

当然,虽然我现在决定回国,但是如果将来有一天你们发现Min Zhang又出现在某个美国大学或者工作岗位上,不要觉得奇怪,那时候你再来看我的微博,一定会有一篇文章叫“我为什么要出国”。

P.S. 如果你要问我到底追求的是什么,我只能告诉你:对不起,这是男人的秘密。

偏见

最近闹得挺火的一件事“求爱未遂少女遭毁容”。背景我就不说了,各种内幕,各种猜测已经遍布了各大网站。至于真相是什么,也是我们广大民众很难去了解的。我想说的还是“偏见”这种感情。

初步去看这个新闻,很容易让人得出结论:一个官二代求爱未遂,丧心病狂的去报复少女,把她烧毁容。在目前这个充斥着对“富二代、官二代”渲染的社会,这确实是个太容易吸引口水,引发群愤的话题。为富不仁、为官不清已经成了社会的公理。

抛开所有内幕和主观的形容词来描述这个事件,展现给公众的事件就是:少年烧了少女,少女被毁容。从这点上,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是毋庸置疑的(虽然我不太提倡杀人偿命)。再往细节追究,应该是考察少年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从种种目前网上发掘的资料来看,我认为他们的关系肯定不止于普通朋友,所以原因肯定不是“求爱未遂”。还亏新浪微博有个“微博辟谣”的专栏,结果自己反而把谣言放在了首页。

总之事情是发生在半年前,那时候了无声息,现在却被舆论推向了前台,这里面的理由我也不得而知。但是不管最后讨论的结果如何,也不应该对半年前事件本身的量刑有所影响。不是说富二代、官二代就应该严惩或者轻罚,也不是说因为受害者是花季少女,施暴者罪恶就应该受到“同情指数”的加权。对比一下之前药家鑫的案子,我认为那就是舆论绑架法律的典型。不管怎么说,我是非常反对他被执行死刑的,但是在被害者律师的“炒作”下,药家鑫成了典型的浪子,他家也成了典型的以权谋私的家族。公正被这些情感因素所左右,显然是没法做出正确的判决的。还是那句话,我认为只有受害者的家属有理由要求药家鑫执行死刑,作为旁观者的我们,根本没有资格去要求判决死刑。反观现在,这个案子越来越像当初的药家鑫案。陶某某被渲染成了典型“官二代”,受害者又成了典型“屁民”,一旦这种偏见被大众认同,我想陶某某又会成为下一个民愤的牺牲品。

总结一下,我非常反感舆论的导向在于受害人施害人的身份从来引起民众来讨论“阶级矛盾”;相对,如果媒体一定要有导向的话,我认为媒体应该引导民众去发掘真相,消除谣言,监督审判。

Be open-minded

小时候觉得自己算是一根筋的人。大概小学毕业,那是流行打cs,我也乐此不疲。当时大概在某个小摊上买入一本cs神书,每天转眼不断,走觉得自己会成为一代枪神。

神书之所以是神书,是因为它直接改变了我的命运,引领我进入了神奇的计算机世界,注定让我从一个懵懂无知的美少年,变成了现在猥琐的技术宅男。该书最后几页是一个脚本文件,也就是最最最初级的编程。当我照着把那几段代码打入电脑之后,竟然体会到了无尽的乐趣。

于是,初一我开始自己琢磨着编程,那时候还在vb。不过大概也就是那时候,如果别人问我将来要干什么的话,我肯定会告诉他们,我想学计算机。

初二开始研究数据库。

初三开始弄C++,像很多初出茅庐的少年们一样,热血的我非常热衷于黑客技术,曾经一度认为自己将会成为世界的一个谜一样的男子,游离于各个姑娘和各国警察之间。

高一开始搞什么坑爹的信息学奥赛,就为了高考20分和那个报送的名额,当然我的智商比起那种真正的竞赛选手还是太嫩了。败下阵来就开始萎靡不振,沉迷女色。

高二继续沉迷女色。

高三还是沉迷女色。

不过不管是初一还是高三,我都能毫不犹豫的说出自己的理想,那就是学计算机。到了更后来,理想更明确,那就是进Google。在我报大学的时候,专业上也是完全没有犹豫和其他考虑,肯定是选的计算机专业。

到现在我还觉得,那时候的一根筋,真是做到了极致。我想估计很少有人能像我理想这么明确,这么毫无怀疑的过了初中到高中这六年。

其实要说执着不只是这一方面,那时候我对姑娘,对很多观念都是非常执着。太多东西我都认为我是对的,那么我就从来不会去考虑另外一些方面。到后来忘了是哪个狗日的,大概是刚上大学不久,给我说要be open-minded,多给自己留点选择,多给自己提供点机会。其实刚听到这句话,我也没有太大的感触。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竟然又把这句话当成一句经典。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开始be open-minded。最大的特点就是,我决不再一条路上走到死,我开始研究其他的路,我开始找alternative(这个单词实在是太贴切了)。大概也是从哪个时候开始,别人问我以后的事情,我开始回答:不知道。

我不知道读不读研,不知道毕业回不回国。

我也不知道是自己到底不知道,还是自己根本就没有去想过。

我认为我be open-minded的结果,就是开始用这个为借口来不对将来做规划。因为现在在我的观念中,反正人会变,定那么远干嘛。

说这么多,我是想表达我觉得自己现在说不定又错了。这样总想万金油的给自己留一个最好的选择,反而还不如那些敢于规划将来的人有目标有成就。

所以杨老师说她要考川大研究生,要当老师,让我想到了自己过去。

要是换作几年前的我,我肯定会说:我不会读研究生,我毕业就回成都,我要和XX在一起。

总的来说我还是觉得,有目标才是一种幸福。

I

最近又开始一直做梦了。

刚才我都躺在床上了,突然想起了昨天做的梦。其实今天中午还和同学聊起了昨天做的梦,但是最恐怖的那个忘掉了。

好象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如果一个晚上做了几个梦的话,很容易忘掉其中的某个,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在某个时刻又突然能想起来。

昨天做了三个梦,第一个好象和盗梦空间里面的那个日本人有关系。在梦里面我好像特别崇拜他,然后就到处找他。

第二个梦,我突然又忘了。。大概和开车有关。

第三个梦,就是刚才想起来那个,很恐怖。很难描述出梦境里面的感觉,大概是这样的:我被传染什么病,然后医生给我加把劲,我就挂了。然后我以灵魂状态漂啊漂,然后看到了很多同样处于灵魂状态的哥们儿,我们一起做了很多事,去了很多地方大概施药干点什么。但是后来发现自己漂啊漂的,就越来越模糊了,然后就没了。

而且更可怕的是,在我做完了这一轮的梦之后,我又重新做了一遍。就是说,我突然又回到了我没得病得时候,我已经知道我要得病,我将来会怎么怎么。再按照第一次的梦境,重新来了一遍。

我靠,这是他妈什么梦啊。。太诡异了。

II

药哥完全是最近的风云人物。

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我大概知道。不过确实猜不透他的背景,但是既然央视都能去为他的行为辩解,估计他也不是小人物。

今天看校内分享说他判死刑了,很多人都觉得这次至少法官在面子上没有让大家失望,死刑是理所应当的。然后也有人会怀疑,虽然判了死刑,但是到底能不能执行还是一个问题,最好能死刑立即执行,电视台全程转播最好。说起来,政府还是挺可悲的,可以说是自作自受吧,现在完全没有公信力可言。

我倒不想说政府怎么怎么,我觉得这件是更多的问题在于:为什么一个人被判了死刑,大家会这么高兴呢?

我相信最主要的高兴的原因在于这次司法没有让我们失望, 他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其次的话,可以说是民(受害者)胜了官(药哥),这件事让很多人觉得社会还是能走向公平的。

我个人更认为,作为旁观者,我们和当事人几乎没有任何联系。在这种情况下,基本的正义感让我们为受害者的“胜利”而欢呼;同样,我们也有基本的同情心,让我们对即将逝去生命的惋惜(如果他真被执行死刑的话)。他杀了人,这是事实;但是死刑也没法挽回生命,这更是事实。哪怕他做了再大的错事,他也值得获得作为人应该得到的最基本的同情和原谅。我觉得被害者家属不原谅他,我完全可以理解。但是和这件事没有牵连的我们,为什么就要为另一个生命的逝去而高兴呢。

罪犯肯定是让人憎恨的。我自己觉得自己不算一个太大度,也不算一个太小气的人。我以前也设想过,如果某人把我最亲的人给杀了,我会原谅他吗?我觉得我不会,永远不会。所以,我就一直有了这种观点:被害者有不原谅的犯人的理由,外人没有资格给他戴上“记仇”的帽子。但是作为旁观者, 我们却有无数的理由去原谅别人。

现在美国的法律也有很多争论点,受到广泛关注的,应该就是这两个:1. 堕胎的合法化; 2. 死刑的合法化

争议死刑合法化的原因,也就是普遍认为,死刑不能给社会带来补偿,反而他侵害了犯人生存的权利。再往高处讨论,就是法律到底是用来惩罚犯罪,还是用来预防犯罪。我个人观点,在之前,我一直很坚定的认为,死刑是必要的。现在或许有了点动摇,但是我仍然不反对死刑。

回到药哥这件事上来,我不是知道就法律而言,他该不该判死刑,但是我不太希望他被判死刑。至少我不希望被判个立即执行。我觉得不管什么错误,都有改正的机会。他杀了人,显然这是无法弥补的,所以我觉得被害者家属就该恨他,就该希望他被判死刑。但是作为旁观者的我们,应该更中立的看这个事情,至少不能因为他被判了死刑而高兴。

 

要期末了

I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马上就期末了.

最近大概又开始orientation了, 学校里也可以看到很多组队的稚气少年们. 想想自己4个月前, 还不知道orientation是什么意思. 查字典也只查到个”向东方”一类的意思. 看到学校主页上orientation报名, 还可以带家属, 觉得很紧张的, 深怕错过什么大事. 后来一问我爸, 原来orientation就是新生参观学校的意思啊…

下周就是期末考试了, 我这学期一共选了五门课, 确切的说是: 化学1(Chemistry I) 3学分; 化学实验(Chemistry Lab) 1学分; 远程客户/服务器编程(DCSP) 4学分; 这个不知道怎么翻译(Formal Language) 3学分; 英语写作I(English Composition I) 3学分.

应该来说都能拿到A, 最多有一个B, 实在悲剧的不行就2B. 总的来说还是很满意了. 其实反而要到期末还比较轻松, 因为一般课程都不会再有小测试(quiz), 而且说真的, 期末考试一般占得比例不大(一般20%-30%), 还有很多老师都会免除期末考. 这学期比较倒霉, 要考的4门里面, 好像期末考都不能免. 但是就拿英语写作来说, 期末考试是3小时写一篇作文,750字左右. 之前我一直担心3小时写不完, 现在不担心了, 因为期末考只占50分(总分1000)…要是真写不完也就不写完了, 哥霸气, 不差这点分.

前几天看校内分享说有个留学生累死了. 看到标题我还蛮惊奇的, 怎么会累死呢? 要累也只能累睡着吧. 后来看了下文章, 大概就是说那姑娘连夜赶paper, 而且平时也休息的不好, 最终大概怎么晕倒, 送到医院治疗无效死掉了.

作为一门勤奋好学的Undergraduate student, 我觉得累死这种事情, 大部分还是自己的责任. 还是先介绍下美国读书的情况吧. 首先美国功课不算多的. 像我4年要128学分毕业, 意味着每学期学16分左右就可以正常毕业了. 这还意味着每年可以玩3个半月的暑假. 美国的话, 1学分的课时跟国内差不多, 只是这边课堂上基本每周都有quiz, 所以平时会紧张一点. 但是换句话说, final占得比重不大, 所以期末会比较轻松一点. 我这学期修了14分, 主要是因为考虑到才来要适应语言, 怕选多了拿不到好成绩. 暑假选了12分, 几乎相当于一学期了. 下学期选了15分, 因为本身选的Japanese的课时会多一点, 而且还选了public speaking, 也是怕语言课选多了吃不消. 平时的话, 我还是算比较认真的, 作业都自己做, 而且也比较认真, 偶尔会预习, 考试和quiz前会复习一下. 翘课的话, 实验课没翘过, 英语写作翘过1节, 2门专业课都没翘过, 化学翘了4节, 因为翘5节一下都可以drop掉最低的一次考试成绩, 不翘白不翘嘛. 这种情况的话, 在这里的中国人的本科生里面, 肯定是算最认真的了. 不知道研究生是什么情况, 所以也不好比较了. 所以要是哪天听说我累死了, 你们相信吗?

所以说, 累死的, 肯定是平时不做事, 都堆到期末来搞的. 这种情况倒也很常见, 毕竟在国内突击惯了. 再者说, 为了学习而这样, 值得吗? 我记得高中的时候, 我就觉得大家都在为了上大学而读书, 甚至很多人把某某大学当作人生的目标, 我真的觉得很没有道理. 虽然我说不出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但是我觉得或者至少要让自己过得好一点. 所以不管大学也好, 读书也好, 都只是让自己过得更好的一种途径而已. 因为这个而把自己搞死了, 何必呢.

我还是希望自己的生活能轻松自在一点, 哪怕被别人说没有志气什么的, 只要是所谓的”志气”会影响到太多我的快乐, 我宁愿放弃他.

不过这样说逝去的人不太好, 不管怎么样, 同样作为”留学生”, 还是希望你能在另一个世界轻松一点.

II

前几天答应别人考虑下自己感情的事. 最近也考虑了很多, 得出的结论依然是没有结论. 现在的同学们都觉得我非常非常淡定, 比起那些如狼似渴的师兄们, 我简直快成性无能了.

与其说是喜欢单身, 不如说是没有遇到适合的.

与其说是没有遇到适合的, 不如说是没有遇到长得漂亮的.

估计我真是一个外貌党, 基本上我就把我认识的女生分为两类: 1. 长得不错, 可以发展的; 2. 长得抱歉, 拜拜. 虽然这样可能显得比较不尊重人, 不过我确实是这么想的, 诚实总不是错吧…

除了长相, 我现在最看重的就是会不会做饭. 现在觉得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是一件多么温馨的事情. 我大概是比较挑食, 而且正好家人都不怎么会做饭, 真的觉得一呆在家里就会饿肚子. 高中也好, 大学也好, 同学们都会觉得学校的食堂简直是地狱, 经常会说家里谁谁谁做饭多好吃, 一回家就会长胖. 但是我正好相反, 与其回家饿肚子, 我还不如在食堂吃了好了. 不过可惜的是, 这年头会做饭的女的可能比会做饭的男的还少了吧? 至少在留学生里面是这样的.

 

黑天鹅

上周看了黑天鹅, 觉得还不错. 尤其是那个法国人, 太有味道了. 有一幕是那个法国人带着主角去参加晚宴, 然后干杯的时候说了一些For xx, For xx. 最后一句是: “For beauty”. 当时就觉得这种话一定要法国人才说得出味道. 要是拿给美国人一说, 最后一句肯定就是:”For freedom!”(具体参加威廉华莱士在”勇敢的心”里面的演说).

这几天又开始连续做恶梦了. 梦到的主题都跟死人有关. 有个同学说他曾经看到书上说很多人都会梦到自己溺水而死. 不过我回忆了半天, 我梦到过自己摔死, 砸死, 病死, 还真没梦到过自己溺死…

同样还是和同学聊天, 她说她想割双眼皮, 当时我就在思考, 双眼皮和单眼皮有什么区别呢? 进一步去想我认识的人里面, 谁是双眼皮谁是单眼皮, 最后得出了结论, 我根本没有注意过到底谁是双眼皮谁是单眼皮…

作为一个男生, 至少就我个人观点而言, 我很不理解女生爱美的方式. 比如说高中那时候不准带耳环, 很多女生因为爱美就偷偷带上. 不过说实话, 我根本不会去注意谁带了耳环, 谁没有, 更不会知道带了耳环好看还是不好看. 所以女朋友要是问我这个耳环好不好看, 这个饰品好不好看, 我就很无语..因为要是她不问我, 我根本不知道她带了什么, 所以就算问了, 我也没概念到底是好看还是不好看(不过当然, 为了自己的幸福生活, 还是要回答:”好看”的).

还有很多的审美, 我都比较有独特的观点. 比如我觉得”皮肤好”这个概念, 应该是形容没有痘痘, 关键地方没有痣什么的. 但是貌似现在很多人的”皮肤好”特指比较白. 我个人倒不觉得白会好看一点, 只要别比我还黑就行了.

还有很多人会说”某某某眼睛大,”某某某鼻子很好看”, 这种概念我也没法理解. 我觉得长得好不好看是一个整体的东西, 怎么拿一个器官来说话呢? 还有人说什么身材很重要,长相无所谓, 反正关了灯都一样. 这也是我灰常灰常不能接受的!!! 难道在黑夜中对美的追求就会蜕化吗?

那至于像我这样的男生是怎么审美的呢? 举个例子一下就明白了.

看完”黑天鹅”, 我不知道女主角是双眼皮单眼皮, 不知道她有没带过耳环饰品项链, 不知道她白不白, 黑不黑. 我只知道她胸小, 长得不对我胃口.

这样就足够了.

This World is Just Awesome

I

上大学的时候,我远赴上海,作为一个外地人呆了2年;大学读到一半,我远赴美国,作为一个外国人估计至少还要再呆2年。悲剧的是,在全国最排外的上海,我作为一个西部来的外地人被“歧视”;在全球经济最发达的美国,我作为一个中国人被“歧视”。“歧视”本身是很正常的,有钱人无论在哪方面总归是要高一等。我相信大部分的“歧视”只是针对地区,而不是针对特定的个人。在上海呆熟了之后,我觉得和我熟的人没人会歧视我,也没有理由歧视我。同样,在美国,我相信如果我呆的够久,也没人会歧视我。

但是总有些人敏感的可怕,被上海人说个“外地人”,立马就翻脸;被美国人说个“Chinese bitch”,立马就做一些bitch才做的事情。敏感可以让你容易高潮,当然更能让你容易早泄,何必呢。

做人还是愚钝一点好,被骂了先想想为什么被骂,吵架实在是太没有意义了。如果是你做错了,那就多多改改,如果是别人骂错了,那就等以后用钱砸死她,像个泼妇一样,受不得委屈又非要骂回去,实在是太浪费时间,有损形象的事情。

II

美国打利比亚了。

虽然只是一些炸弹而已,但是邪恶的资本主义霸权帝国,又开始干涉别国内政,朝石油进军了。

关于这件事,作为不明真相的局外人,也不好评价什么,只是韩寒那句话,实在是太有力量了:

友转而问我的观点,我说,我的观点特别简单,独裁者没有内政,杀戮者当被侵灭。

美国真是一个可怕的国家. 他是世界上经济一极,文化一极,军事一极,政治一极; 他拥有”宪法第二修正案”, 高举着民主的旗号, 永远都站着道德的至高点; 他拥有全球第四(到底是第三还是第四?)大的国土面积, 丰富的矿产, 极其极其适宜耕种的土地, 甚至还拥有加拿大这个后院; 他作为全球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 同样却是福利最少, 唯一一个不含有全民医保的资本主义发达国家.

我相信, 美国惧怕的国家只有两个半: 中国算一个, 朝鲜算一个, 俄罗斯算半个.

欧洲之流没有机会超越美国, 原因在于他们拥有太好的福利和太强的民族观念. 过好的福利绝对是社会发展的一大阻碍, 懒惰绝对是无法克制的, 哪怕素质高的欧洲人也是如此. 可想而知, 要是哪天中国真共产了, 那么一定是大家财产都为0的时候. 共产主义绝对是最适合每个人的制度, 但也绝对是最不适合整个社会的制度. 人类发展的源动力就是竞争: 和自然竞争, 和疾病竞争, 和同类竞争. 有了共产, 那就没了竞争, 没了进步, 至少是没了显著的进步. 我觉得在我有生之年, 是没法看到有国家能超越美国的. 如果美国被超越了, 我认为原因有2点:1. 黑人这个不稳定因素; 2. 美国人太过夸张的个人英雄主义.

中国的可怕之处在于巨大的国土,巨大的人口,巨大的和谐,还有巨大的一党专制. 同样是刚才的道理, 一党专制绝对是一个非常不适合个人的制度,但却是个非常适合国家集体发展的制度. 高度的集权站在个人的角度上是个地狱, 但是站在国家的角度上, 确实高效行政的利器. 西方国家永远不可能为了建新房子强拆掉旧的, 永远不可能为了发展经济而到处建水电站, 永远不可能建一条收费站比加油站还多的高速公路. 中国的制度的确是牺牲了绝大部分穷人的利益, 但是同样带来的是整个国家的高速发展.

朝鲜的可怕之处在于他是流氓.

III

世界之美在于它的简单.

整个平面几何,仅仅建立在5条公理之上; 一部完美的AV, 说到底也只是硬盘上的一串0和1而已;

或许某天科学家能发现整个世界的定理, 而且那个定理能被每个人简单的理解. 最近躺在床上,想了很多关于这个的事情, 不过还是留着以后有机会再写吧

Justice

看了最近对于日本地震的言论, 我越来越坚定了一个观念: 中国就是需要专政, 就是需要一党专制. 民煮什么的, 以后再说吧.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是自从看了哈佛的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就开始产生了: 如果一个人愿意保持SB的状态, 并以此为乐, 那别人有义务或者意义去把他改正过来吗? 用更粗俗易懂的说法: 如果一个人就爱吃屎, 那么我们应该教他吃饭吗?  其实这就是Justice里面讨论的, “结果主义”和”绝对主义”. 两者其实很好理解, 举个例子, 如果我杀了1个无辜的人, 能救2个无辜的人, 那么选择杀的就是结果主义, 他们的道德推论是: 因为-1 + 2 = 1, 最终我还是救了一个人; 选择不杀的就是绝对主义, 因为他们的道德推论是: 因为杀人是错的.

回到现在中国民煮的问题, 结果主义就是: 别民煮了, 靠这帮人民煮, 中国就悲剧了; 绝对主义就是: 民煮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权利, 哪怕中国没了, 也要民煮下去.

显然, 在这个问题上, 我属于结果主义, 伟大的党属于结果主义, 美利坚属于绝对主义.

剔除了密密麻麻啊的咆哮, 密密麻麻的争吵, 密密麻麻的道德制高点, 密密麻麻的义正言辞, 总结了一下校内上分享的对地震的言论,大概分了3种:

  1. 活该
  2. 同情
  3. 不活该,但也不同情
  4. 著名AV女星, 波多野结衣遇难了!!!!!!!!!!!!!!!!!!!!!!!!!!!!!!!!!!!!!!!!!!!!!!!!!!!!!!!!!!!!!!!!!!!!!!!!

这方面我觉得没有争论的必要, 道理很简单, 因为你怎么对别人, 别人也就会怎么对你.

像我打dota的时候, 淡定到令人惊奇, 不管别人骂我2还是说我作弊, 我都懒的理, 道理也很简单:

我不同意你SB的言语, 但是我尊重且坚决的捍卫你选择做一个SB的权利.

怎么这么慢啊!

这主机太坑爹了!在美国打开都这么慢。。我从登入博客到开始写,至少要等一分钟。

最近看到校内上各种分享“凌潇肃在围脖上公开承认有小三”。看到很多人发出的愤慨,我发现自己受不了了,简直没法相信爱情了。

好了,正经地说,我只知道他们在什么都没有的时候结婚,到了现在7年,都成了名人,却还是分开了。原因是第三者。

这些都是私事,是家事,到底内情怎样,也都不得而知。我反正认为结婚和离婚,都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事情。结婚一定是充满了欣喜激动,也或许有点点的不甘心;离婚一定是气愤伤心,也或许有点点的不舍得。不管怎么样,我们只能看到凌某某有了新女人,姚某被甩这个结论。中间谁对谁对,孰是孰非,也就只有当事人明白。我们也没必要去认定谁对谁错,没必要去为谁打抱不平。我认为,我相信“善恶到头终有报”,如果真的能区分出“善”和“恶”的话。

有一个寓言我觉得很有意思,大概是这样的:

有只猴子 肚子被树枝划破 于是他见到一个猴子朋友便把肚子的伤给别人看 别人都很同情他 安慰他 他见到每一个朋友都这么做 最后伤口感染死掉了

不知道现在姚某对凌某某是种什么感情。我是认为,仇恨是最没有意义的感情,只是对自己的折磨。要么就豁达的接受过去,要么。。。就直接弄死他好了。。。要是恨一个人仅仅停留在心里,那只会是自己的负担而已。其实真的没有什么熬不过去的痛苦,很多痛苦不是痛苦本身,而是对痛苦的痛苦。分手也好,在一起也好,想到曾经快乐的拥有,就没有理由再去记恨对方。

昨天,今天,明天。昨天是回忆,证明着自己的存在;今天是现实,好好的享受;明天是将来,谁知道呢?

自己以前也爱想不开,也记恨,到现在感觉豁达的多了。不过我依然是算占有欲比较强的人,还不能做到真正的包容。其实我最向往的境界就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当然,这不是属于我这个年龄可以有的东西,我也只是希望她可以早点到来而已。